返回 完结  剑似生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剑似生平61结局下

    他怕摔著师兄,勉强站稳了,眼泪决堤一般。想嘶声痛哭,又怕引来了人,晃了半天,也只敢咬著自己手腕,把哭声闷在心里。

    半天,顾怀昭才小声说:“师兄,你要是骗我……”

    “我……”

    他张了张嘴,想了半天,眼前一片模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拿左手握著应雪堂的左手,试著把体内残留的几丝内力渡给师兄。

    随著内力渡入,应雪堂冰凉的身体果然变暖了一些。

    顾怀昭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把所有内力往应雪堂体内渡去,只想维系他身上那一丁点虚假的温度。

    听到附近有追兵的声音,顾怀昭慌忙一面走,一面输送内力,分心两用之下,人万分狼狈地摔了一跤,好在应雪堂还稳稳地伏在背上,脸上身上都干干净净,长发沾著润泽的水气,像是月下的美人。

    顾怀昭喘息了一阵,双腿摇晃著站起来,手紧紧握著身上人的左手,一刻也不敢停下传功,急得满头大汗,却作轻声低语:“师兄,我们说好了的。”

    他把这句话重复了许多次,终於忍不住哽咽道:“只要你醒来,我什麽都答应你,我每一世……”

    顾怀昭一双眼睛目光涣散,抖抖索索地说了下去:“心里都只有师兄一个人。”

    他忍不住吐出一口淤血,半天才缓过劲来,拼尽全力赶了一段路。路上遇到散兵游勇,免不了要抽出手来拔剑,可刚松开手,再握回去,应雪堂身上的热意就散尽了。

    顾怀昭几乎是嘶声大吼了一声,用肩膀把剩下几个喽罗撞开,慌不择路地向前跑去。

    到了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敢腾出手来?

    顾怀昭往前连奔五里,那把长剑像摆设一般挂在顾怀昭腰上,左手片刻不离应雪堂的左手,见追兵近了,便千方百计地避开。身後一直有人在追,从那些人的叫骂声中,顾怀昭听到杀死李万山、苗战、孟长青……无数人的罪名被安在自己头上。

    眼看著自己身上丹田枯竭,再也一丝内力可用,顾怀昭忍著嘴里的腥甜,一边逃,一边想尽千方百计,想再强提一口真气。

    想从每一块血肉中,再搜刮几下,把应师兄的身体重新捂热……

    等顾怀昭绕开身後人,背著应雪堂钻进紫阳山巅的山洞中,拿碎石藤蔓草草掩住洞口,人已经累得眼前发黑,耳鸣如雷,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

    他终於能把应雪堂放下来,好好地搂在怀里。

    顾怀昭闭紧眼睛,满是泥污血迹的手,先在衣上擦了几下,然後才落在师兄脸颊。

    他极小声地说:“我没看你一眼,不算破了誓。老天爷知道的。”

    顾怀昭说完这句话,眼前又是一阵天昏地暗,眼底如痴如狂:“早知道,我就不说那样的话,免得你心里难过。”

    “师兄,我忘不了你,你用不著怕!”

    他不是没有料到这一日,江湖里人杀人,他也不求什麽善终,只要是同生共死。

    可为了应雪堂那句谎言,顾怀昭又不得不活下去,等著莫须有的那一天到来。

    顾怀昭闭著眼睛,用尽浑身力气揽紧了他,把脑袋埋在应雪堂肩膀上,只觉得两世到头,被同一个人折磨得团团转,是何等荒唐,何等……命中注定。

    想到这一世走了不同的路,自己因师兄吃了不少苦,师兄又替自己担下不少罪名,顾怀昭恍惚之间,心里又泛起丝丝甜意,他们虽没一同享过福,却一同分担过种种噩运。

    洞外偶尔有追兵走过的声音,顾怀昭一点点把残存的真气渡给应雪堂,时而担惊受怕,时而胡思乱想,心力交瘁之下,人不知不觉昏睡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睡得太熟,而应雪堂身上冰凉彻骨,手软软垂在一旁。

    顾怀昭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他用力抱紧了应雪堂,人张著嘴,无声地说著什麽,连骨头都在咯咯作响。

    他为什麽要睡过去呢?为什麽没有多熬几个时辰?

    在这短短一瞬间,顾怀昭几乎被自己的悲痛内疚给彻底压垮,他还想把真气渡给去,让师兄暖和起来,丹田里却空空荡荡,稍一提气就一阵绞痛。

    洞外传来哗哗的雨声,雨下的难辨晨昏,顾怀昭像行尸走肉一样愣在那里,眼睛布满血丝,已经再流不出一滴眼泪。

    雨水倒灌进洞,往洞里注了浅浅一汪水,顾怀昭坐在泥水里,人似乎痴了。

    他明知道应雪堂说的是假话,又以为师兄说的是真的。

    他还会醒转过来,只要自己诚心的,极诚心的等下去。

    就这样等了三个时辰,在这狂风暴雨之夜,在顾怀昭冰冷的怀中,应雪堂身上竟真的慢慢暖了起来。

    顾怀昭以为是梦,眼看著梦境越做越真,人却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力气。

    应雪堂身上越来越烫,出了许多汗,胸膛渐渐有了起伏,他灼热的呼吸喷在顾怀昭颈侧,额头更是热得像火炉。

    顾怀昭只觉得眼前一幕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何时遇上过,蓄了许久的劲,才抬起手来,把自己还算干净的中衣披在师兄背上,自己挪了个位置,背朝洞口坐下,用血肉之躯为他挡下漫天风雨。

    两人身上的鲜血被雨水浇得变了颜色,在地上汇成一滩淡红色的水泊。

    不知过了多久,应雪堂终於睁开眼睛,喉咙像著了火似的,深深皱起眉头,看著顾怀昭,半天才说了一声:“顾怀昭……师弟?”

    顾怀昭有许多年,没听见师兄这样喊他,不由得愣在那里。他想睁开眼睛,好好看一眼眼前这人是谁,可他不敢破誓,也不敢睁眼去看。

    所幸应雪堂很快改了口,又截然不同的语气颤声道:“师弟,我……”

    他说到这里,捂著自己的脑袋,痛得蜷曲起来,等再抬起头来,那双眼睛变了许多,那是一双极深、极暗的眼睛,眼底的阴鸷执念和深深爱意仿佛都翻了一倍。

    应雪堂眼睛亮得像两团漆黑的火种,像野兽舔舐猎物一般,一瞬不瞬地望著他,声音倒是极温柔:“师弟,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活下来……”

    顾怀昭闭著眼睛,如释重负,连连点头。

    应雪堂这才冲他微微一笑,世间春光怎敌他三分颜色。

    想到顾怀昭看不见自己的笑容,应雪堂脸色微沈,把手放在顾怀昭脸上,轻声道:“师弟,睁开眼睛。我是死过一回的人啦。你再看我,也算不得破誓。”

    顾怀昭不敢听他的,直到应雪堂温声劝了许久,才敢睁开眼睛。眼前的师兄仍是俊美无俦,脸上的疤淡得几乎要看不见了。应雪堂随手摸了摸脸上的疤,低声道:“我想起许多事……”

    他说到一半,见顾怀昭盯著自己的右脸不放,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很丑?”顾怀昭慌得不住摇头,应雪堂被他熨熨帖帖地哄了一顿,笑逐颜开。

    他一手捡起掉在地上的长剑,另一只手去牵顾怀昭,得意地扬起眉梢:“师弟,走吧。我会替师弟讨个公道!”

    顾怀昭摇摇晃晃地跟了上去。他也想问一问师兄为何突然好了,问一问师兄为何内力大涨。然而林林种种的疑问,真的有必要问出口吗?

    前方是错综复杂的路,有无穷无尽的後手,他只剩一样心诚。

    他彻彻底底地拥有一个人,那个人也彻彻底底地拥有他。

    有大好头颅在肩,有剑在手,有心上人在心头,生平已足够。

    作家的话:

    想看啥番外啊?

    如果新坑本性毕露,写狗血恩屁肉文,大家会不会嫌弃我t皿t

    ☆、前世番外藏锋1

    应雪堂接过藏锋铁剑,统领紫阳山不久,便觉得藏锋二字,确实是至理名言。

    他邀梅庄庄主来紫阳山做客,用雪水煮茶,宴至欢时,对方终於吐露心声:“贤侄,当年之事,我劝你不要深究。我与你父亲交好,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与天下为敌易,防至亲难。”

    不过是这样一场小聚,数月之後,梅庄主人便横死家中。

    他去**鸣镇打探,那镇子与无双庄相隔不过五里,可说是来去必经之路。镇中老翁还依稀记得当年事,然而不过三五天,**鸣镇竟被屠为空城。

    这些血案虽与他无关,但件件皆是为他所累。

    他在明处,敌在暗处。他只想寻仇,对方却杀人如割草。

    他虽有非常手段,可锋芒太露,难免伤及无辜。他只有藏锋。

    应雪堂以薄酒祭过泉下亡魂,把血楼交到肖枕梦手里,让几位护法轮番去查当年事,自己三年未下过紫阳山。

    然而忽有一日,肖枕梦到後殿寻他,头一句便是:“你师弟出了好大的风头!天下人都在寻他!”

    应雪堂漠然道:“紫阳山门下两千名弟子,我有六百来位师弟,你说的是哪一位?”

    肖枕梦替自己倒了杯茶,笑盈盈地说:“叫顾怀昭的!你不是和他眉来眼去地练了几年剑,如今黑白两道都在悬赏他的人头。”

    应雪堂手微微一颤,怕肖枕梦看穿,不动声色地掩饰过去:“我记得他。”

    肖枕梦最见不得他装模作样,和他吹嘘起别的江湖事,才说了几句话,应雪堂双目如炬,冷冰冰地打断了他:“顾怀昭师弟不是会惹事的人,知道什麽就说。”

    肖枕梦哈哈大笑:“说不定又是你害了他!”

    应雪堂知道肖枕梦又在拿他取笑,往常再难听的话,他也当做是耳边风,唯独这一次怒不可遏,当即沈下脸来:“不可能!我一发现有人喜欢暗地里动些手脚,就和他疏远了,他下山之後,也从未找过这人。”

    肖枕梦更是乐不可支,一手捧著茶碗,一手支在桌上,倾著身子和他说话:“人家罪名可是杀了**鸣镇数百口人命,连梅庄血案也算在他头上,要说和你无关,我可不信。”

    应雪堂脸如覆霜,半天才挤出一句:“你去看看。”

    肖枕梦只笑不语,应雪堂低声道:“如果真抓到顾怀昭师弟,要过好几次堂审,由最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主持,还要交由死者家属指认,我会想办法从中周旋。你现在就动身,别让他在路上出事。”

    肖枕梦仍坐著不动,硬要从应雪堂嘴里问出话来:“我想不明白,你有几百名师弟,这人到底是什麽来头,能让你记住名字?”

    应雪堂眼中仿佛有两团漆黑火焰,明明灭灭的跳动了一阵,才道:“没什麽来头。只是刚上紫阳山时,我受了伤,他照顾过我几日。”

    肖枕梦挑眉应了一声,还没接话,就听见应雪堂皱著眉头道:“他不记得这件事。”

    肖枕梦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一双眼睛盯著应雪堂打量:“这倒是有趣。”

    应雪堂拼命想忍下脸上焦躁神情,侧著脸,几句带过话头:“我那时候脸上全是污泥血污,他看不上,整天撇下我和其他弟子往来。後来养好伤,换了衣服,再去找他,他态度就全然不同了。”

    肖枕梦从未听过他为一个人说了这麽多话,正在暗自掂量好笑,就听见应雪堂怒喝起来:“你到底去不去?”

    肖枕梦知道他关心情切,拖延了这麽久,已然是触了逆鳞,当即拱了拱手,连连打下保票:“楼主放心,属下这就动身。”

    应雪堂直到肖枕梦无声无息地离开後殿,心中暴躁仍有增无减。这麽多年未见,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有什麽瓜葛,也该淡了。

    为什麽一听别人提起这个名字,和他相关的往事都一一浮上脑海,倒像是自己放不下一般!

    明明是他先丢下自己的。

    ☆、前世番外藏锋2

    应雪堂在後殿来回走了几遍,心中怨愤难消,满满的全是这一句。

    直到弟子请他出面主持斋醮,他才勉强定下心来,整整衣冠,一步步迈出紫阳正殿。

    孟长青长老已经在坛上焚过祭词,祷祝紫阳山上上下下风调雨顺,门中英杰辈出,光耀剑门。

    应雪堂立在道场中央,漠然听著。他身上那身白色道袍不染纤尘,腰间紧紧束著墨色丝绦,长发落在墨色羽氅上,倒比大氅还要黑上几分。

    随著铜锺一振,孟长青负手退到一边,四面鸦雀无声,数千名弟子转头望著他。

    有人替应雪堂解下羽氅,小跑著退到一旁。

    只听得一声清越剑鸣,应雪堂剑已出鞘,在数千人面前冷著脸舞剑,以祷天地。

    他一招一式皆剑意肃杀,原本缓慢豁达的剑招,被他使得足足快了三倍,寒光点点,把炎炎烈日都刮得凭空生出一股凉意。

    当应雪堂几下使完一套剑路,弟子又小跑著过来替他系上羽氅。

    好不容易熬到斋醮做完,应雪堂满心不耐,负手便去,墨色大氅被风鼓满,身後恭送山主之声声如雷鸣。

    他忽然有些恍惚,为何以往练剑,不似这般烦躁?

    不就是少了一个庸俗之人,在一旁拿眼睛看著他!

    ……只要那人看著他,练剑就成了一件得意洋洋、叫人永不厌烦的事情。

    应雪堂想到过去,一时间怨恨难平,只觉自己一番心意照了沟渠。可越是怨愤不甘,往事越涌上心头,哪怕一个人躲在静室,仍是杂念如潮。

    自己那时孤身一人,伤得动弹不得,醒来第一眼便看到顾怀昭,接连几日,全靠他帮著翻身上药、喂食喂水,免不了多看了几眼。

    等发现顾怀昭对自己视而不见,慢慢慢慢便有些上心。

    他最开始也怀疑过顾师弟背後有人,派他过来,不过是想套自己的剑法。

    自己心怀毒计,顺水推舟,把一套无双剑法教全。顾师弟和他料想得一样,竭力装出一副感激模样,不住地指天发誓,说宁死也不会告诉别人。

    他当时只当是笑话,然而等了一年两年,紫阳山上也没见哪位长老经脉逆行的,这才知道这家夥说的话都是真的。

    如此一来,又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应雪堂怕顾师弟整日练无双剑法,时日一长伤了经脉,免不了常常去找,陪他练别的剑路。

    後来偷偷往顾怀昭体内输了三成内力,确保顾师弟再练个十年八年,也不会伤了根基,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脚,天天去紫阳山最破落的院子里寻他。

    江湖如此之大,他只有这一个可以交心的人。

    忘了是第几年,苗战练了一炉能让人吐露真言的曼陀丹,应雪堂领了几丸,犹豫了千百回,终究抵不过邪念,刮下几厘丹泥,把分量掂量过无数遍,确保药量极轻、不会伤人後,才暗地里下在一碟金糕梨丝中。

    他把甜糕带到顾怀昭面前,那人说什麽也要自己先尝一口,才肯动筷。

    应雪堂想著自己意志坚定,这样一点药量,还乱不了自己的心性,於是小小吃了一口,只觉甜得腻人。

    顾怀昭喜笑颜开,被他劝著,把剩下大半碟吃入肚中。

    应雪堂等到顾怀昭药性发作,才试探著问了几句:“顾怀昭师弟生平最敬佩谁?”

    顾怀昭已经昏头昏脑,冲他一个劲地傻笑:“自然是师兄!”

    应雪堂不由自主地笑了一笑,等醒悟过来,慌忙收敛笑意,继续套起话来:“我这几年才上山,顾师弟除了我,还和谁相熟吗?”

    顾怀昭笑著说:“只和师兄……”

    应雪堂怔了怔,发觉自己又要笑,忙问了下去:“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并非正人君子,我睚眦必报,心肠恶毒……”

    顾怀昭傻笑著说:“那我也……喜欢……”

    应雪堂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顾师弟说的是什麽意思,金糕梨丝的甜味在嘴中慢慢化开,香浸肺腑,喉头回甘。

    没等他想出要如何回复,就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我也喜欢……师弟。”

    应雪堂又是一惊,这一下非同小可,他慌得连桌椅都翻倒在地,人大为震惊,远远站在一旁,脑海中一片混乱!

    他刚才说了什麽话?

    他也……他也吃了一块掺著曼陀丹的甜糕……

    不,都是一派胡言!当不了真的!

    没等应雪堂冷静下来,顾怀昭就在一旁支著头,软软地问:“师兄,你怎麽啦?”

    应雪堂心跳得极快,在屋中踱来踱去,被顾怀昭这麽一问,一张嘴不听使唤,把真心话都说了出来:“我、我极高兴。”

    他说到这里,吓得再退一步,死死捂著嘴,脸色不停变幻,简直有些骇人。

    顾怀昭笑著说:“那我们以後,谁也不要下山,一同在山上练剑。师兄,你说好不好?”

    应雪堂满脸挣扎之色,忍了半天,金糕梨丝的甜味却沁入心肺,逼得他不断吐露心声:“那我们说好了,都修天师道,谁也不要下山,修什麽俗家道。”

    顾怀昭满口答应,他吃了曼陀丹,又答应得那般痛快,应雪堂自然当了真。

    隔日顾怀昭醒过来,把那番话忘得干干净净,只记得师兄带了一碟金糕梨丝,於是问起应雪堂:“师兄原来喜欢吃甜食吗?”

    应雪堂原本爱吃辛辣,後来上了紫阳山,守五辛戒律,每日里食不知味,也不觉自己有什麽特殊偏好。然而听顾怀昭这麽一问,他突然想起那道甜腻滋味,嘴里吃著蜜一般的甘甜梨丝,耳边听著顾师弟那些话,仿佛能把铁石心肠哄成流水。

    应雪堂想了半天,脸上微红,不由低低应了一声:“嗯,恐怕是嗜甜吧。”

    ☆、前世番外藏锋3

    他把话说完,心中又是一阵大乱,一弄清顾怀昭行事利落,并无後遗之症,就找了个借口早早离去。

    自那日起,应雪堂在紫阳山上偶尔撞见顾怀昭,就会手心出汗,呼吸急促,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会那样接话,心中难以为情,只想一个人静上几日,渐渐地便羞於见面……

    然而没等应雪堂理清这团乱麻,祸事便找上门来,接连数月,常常有人翻看他房中杂物,连腰牌也不翼而飞,与人交际闲谈,也总有宵小悄悄尾随。

    他怕给那家夥惹来祸事,一咬牙,索性断了来往。

    等报了大仇,只要两人还在紫阳山上,都修了天师道,几十年岁月,一辈子光阴,还怕看不清这颗心吗?

    可他没想到的是,半年後,血楼好不容易初具雏形,自己从山下回来,山上已经永远少了一人。

    他向许多人旁敲侧击地打听,不是三缄其口,就是语焉不详,逼到极处,才肯交代几句:“别再问了,那顾怀昭想修俗家道,几个月前就下了山。”

    应雪堂再失魂落魄,也不知道向谁开口,至於该如何排遣,为何大受打击,更是一窍不通。明明说好了的,谁也不要下山,难道是未曾勾一勾手指,才没有上动天听吗?

    他也曾托人在江湖中查探,隔了数月,才有人带回信来,说这顾怀昭确实下了山,只是武功稀松平常,受尽欺凌。

    应雪堂知道顾师弟性命无恙,心中更是怨恨。原来曼陀丹也做不得准,只有自己记得那句话……愿意一世不娶妻生子,这人倒先变了卦。

    他明明这样忿恨,说出口的却是:“谁敢欺负他,他是我……我师弟!你把他收入血楼门下,让鬼无规好好照应这人。”

    顾怀昭从此在血楼安身立命,一年到头,接几件不痛不痒的差事,而他只能靠别人传来的风言风语度日。

    问一问那人是胖是瘦,是安是危?问一问那人是孑然一身,或是成双成对?

    每年问上几句,许多年便咬牙熬了过去。

    时隔多年,应雪堂想到顾怀昭,心口依然一阵钝痛。他命中带煞,亲近之人个个遭遇不测,既不能见顾怀昭,又想著见一见顾怀昭。

    他攒了许多话想问,但这麽多年都熬了过去,实在不必急於一时。

    就在应雪堂四处奔波,联络好了梅庄庄主遗孀和当年验尸的几位仵作,确定凶手剑法高超,少说也有几十年功力,一颗心落地的时候,肖枕梦忽然传来寄信,信上笔迹凌乱,只有寥寥几字:大凶,救恐不及,速来。

    应雪堂不分昼夜地赶了过去。轻功加快马,一日行千里。

    此时黑白两道人马,在深山老林中足足追了顾怀昭十三日,个个邀功心切,哪管什麽武林公审的规矩,恨不得生啖其肉,一路把顾怀昭逼入深谷之中。

    应雪堂赶到谷外,胯下良驹口吐白沫,他翻身下马却双膝一软,半天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问一问肖枕梦:“人呢?”

    肖枕梦亦是来迟了一步,他脸上带著人皮面具,混迹在江湖人中,只从竹竿上抢来个头颅,几块碎骨。

    人群深处,还在哄然叫好,争相庆功。

    肖枕梦看应雪堂呆如木**,面上已无人色,心里暗叫不妙,忙去找了个木匣,盛上石灰,把头颅好好放进去,跪著捧到应雪堂面前。

    应雪堂接过来,双手抱著,一句话也没有说。

    有眼尖的江湖客看到紫阳山主在此,众星拱月一样拱著几个汉子出来,直道:“应山主!就是这几位好汉立下的大功!”

    应雪堂直如木偶一般,直到周围喝彩声如雷,冰凉漆黑的眼珠子才慢慢转了过去,盯著那几人看了看,温和一笑:“几位随我来吧,应某想重重酬谢。”

    几人还不知所以然,脸上喜色未褪,乖乖跟了过去。

    应雪堂手捧木匣,领著他们,越走越偏。

    他记得这几人在江湖中薄有恶名,要麽奸污过女子,要麽欺贫欺弱,发不义之财。

    为何有罪之人,却要来算无罪之人的功过?

    这几人、何其可恨!

    自己这份情意亦是……何其可悲,只以为前路山高水远,来日方长,总有机会说出口。

    肖枕梦找到他时,应雪堂白袍上已经溅满了血迹。

    肖枕梦朝他百般认错,说自己有负重托,恳请责罚,应雪堂仍一言不发。

    两人一前一後找了个客栈落脚,应雪堂捧著匣子,闭门不出,不饮不食,肖枕梦想尽千方百计,也无法从他嘴里撬出一个字来。

    三日过後,肖枕梦黔驴技穷,只好和他提起顾怀昭来:“楼主,其实这顾怀昭当年下山的事,我这些日子刚刚查到缘由。”

    “他不是想修俗家道,而是硬说自己进了藏书观……”

    “那是门中禁地。紫阳山几位长老废了他武功,逐他下山,又觉此事有辱门风,号令门下弟子禁语,谁也不许再提。”

    “楼主,你不是丢过腰牌吗?当年苗战聚集所有弟子,说在藏书观中捡到了你的腰牌,擅入禁地,偷学武林典籍,实在大逆不道,谁知道声讨到一半,这顾怀昭跳了出来,硬说是他做的……”

    他说到这里,应雪堂终於有了些反应。

    应雪堂侧著头,嘴角含笑,眼眶通红,怔怔地说:“我顾师弟,待我真好!”

    肖枕梦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足足等了半刻,发觉应雪堂魂不守舍的,比先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忙喊来属下,把落雁林主找了过来。

    落雁林主看了半天,终於吐出一句:“怕是伤心过度,得了失魂之症吧。”

    几碗安神养气的汤药灌下去,应雪堂仍是迷迷糊糊的。血楼上上下下,求医不能,便开始求神拜佛,找道家高人看过,又找高僧看了几回。

    几乎人人都说应雪堂有失魂之症,人有三魂七魄,但应山主身上,竟只剩下一魂四魄在吊著命。

    ☆、前世番外藏锋4完结

    肖枕梦请高僧供奉三十六盏引魂灯,也没能把应雪堂剩下的魂魄请回来,渐渐地便有人猜测,应山主失去的二魂三魄,极有可能已不在这世上。

    有见多识广的僧人偷偷和肖枕梦耳语道:“肖护法,也有其他人得过这种症状,一部分魂魄追随亲朋挚友上了轮回台,一部分魂魄留在世上,了断未了之事。”

    这等怪力乱神之事,肖枕梦听得半信半疑。

    又过了数日,应雪堂自己醒了过来,开始细细安排复仇之事。

    他变得格外寡言少语,无情无欲,脸色灰败,仿佛只凭一丝执念在驱动身躯。

    或许是少了魂魄,每日里睡七八个时辰,才能醒转片刻。

    他统领血楼,搜罗人证物证,磨砺剑法。

    年复一年,不知道是许多春秋後,应雪堂将武林名宿,江湖新秀,一一请上紫阳山。演武坪上千人云集,成就武林盛事。

    应雪堂将苗战请到人前,借斗剑之名,十招内断其手筋。座下亲信一拥而上,把苗战反扭双手,牢牢制住。

    观者一片哗然……

    应雪堂这时才请出**鸣镇逃过一劫的孤寡老人,指认苗战如何带人趁夜攻入无双庄,数年後又是如何屠镇。

    另有剑庐老叟,特意赶到台前,说苗战落败时情急使出的那一剑,恰好与梅庄庄主颈上的剑伤相符。

    等到梅庄庄主遗孀上前,拿出夫君亲笔书信,书中句句皆是苗战觊觎无双剑谱之事,一切终於大白於天下。

    应雪堂在烈日之下站了许久,脸色已有疲惫之色,他强打起精神,高声道:“今日请诸位来,一为家父之仇,二为我顾师弟之冤屈!”

    “应某昔日在紫阳山学剑,苗战捏造罪名,想废我武功,逐我下山,是顾怀昭师弟为我担下所有罪名。”

    “姓苗的视他为眼中钉,把自己犯下的种种罪状,全推脱到顾师弟身上,致使顾师弟含冤而死……”

    他拿著藏锋铁剑,目光如冰,缓缓扫过众人。

    “是非不分,恩怨不报,纵一死……枉为人也。人命关天,岂能轻率行事,望诸位引以为戒!”

    “应某苟活世上,只为了此心结。如今大仇报,冤屈雪,平生已然无憾!”

    他神情萎靡,嘴唇发白,眸中霜雪一般的凛然目光却不减分毫。

    他心里轻飘飘的,既释然,又快活,一个劲地在想,师弟,师弟,我替你报了仇啦……

    世人只道精钢铸青锋,可使寸寸折,不能绕指柔,却不知他师弟锋芒内敛,刚烈能寸寸折,深情如绕指柔,同样是光明磊落……

    应雪堂想到此处,借著心头意气,提剑在身後山壁上题字,剑锋所向,坚硬石块哗哗落在地上。

    他想著顾怀昭,字字深入石髓,几下写就一首诗来。

    在场群雄探头一看,见他写的是:

    世有藏锋剑,无端起恶名;

    身屈非禀性,刃断见心诚。

    攒攒虚名客,谁察剑意轻?

    柔肠亦傲骨,此剑似生平!

    不少人面红耳赤,而更多的人轰然叫起好来!

    他要世上从这一日起,再无人诋毁顾怀昭,他要上紫阳山习剑的弟子,一抬头,就能望见这面山壁。

    做完这一切後,众人或唏嘘或羞惭,一一告辞下山。

    应雪堂一个人抱著木匣,提著剑,疲惫不堪,走走停停,一路走到过去与顾怀昭练剑的山洞前。

    天色已晚,群山俱寂,大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他此生心愿尽了,而孤身而活,又实在太累。应雪堂想著,手上长剑横著一削,把自己头颅削下,颈上热血洒出,浇在木匣之上,人软软倒地。

    应雪堂只觉身形一轻,魂魄轻飘飘地升到半空,看见两人头颅落在一处。

    正痴痴狂狂间,魂魄忽然被一处漩涡卷了进去。

    另一世的山洞,应雪堂刚好停止呼吸,魂魄之力用尽,骤然间得到这剩下的一魂四魄,身躯慢慢变得滚烫,汗出如浆。

    他忽然把一切都想了起来。

    怀昭师弟死後三日,他得了失魂之症。

    另一世的小小应雪堂,也是昏迷三日後醒来。

    他孤身一人,凭著一魂四魄孤零零活在这世上,强撑著替顾师弟雪洗冤屈。

    另一世应雪堂,不记得生前事,却怀著自己失去的七情六欲,又再次爱上了同一个人。

    他报完血仇,生无可恋,在山洞前横剑自尽。

    恰好另一世应雪堂也在这一日这一个时辰咽气。两处魂魄和在一块,才一点点活了过来。

    他费力地睁开眼睛,顾怀昭就在他身前。这一刻,应雪堂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他喊他:“顾怀昭……师弟?”过了片刻,又用另一种语气喊:“师弟!”

    两世思慕如潮,几乎把应雪堂逼疯,恨不得把这人吞吃入腹,永永远远融在体内。他勉强换上温柔语气,轻轻笑道:“师弟,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活下来……”

    顾怀昭似乎呆住了,半天过後,才点了点头。

    应雪堂欢喜得直欲落泪。

    四周静得只闻雨声,迷蒙雨势间,他却听见百花盛放的低语。

    他心里极高兴,极高兴……为了掩饰湿润的眼眶,只好低声道:“我会替师弟讨个公道。”

    “有我在呢……”

    作家的话:

    完结啦,大家下篇文再见~

    未来打算出《我是真的为你哭了》这本的个人志,然後再写一篇狗血炖肉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