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三十二章 第三天——大幕拉开  捡到个女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大早,林北从沉睡中醒来。

    昨夜跟那两个家伙挖了一夜的坑,效果如何就看今天的了。

    林北打了个哈欠,抹掉眼角的打哈欠冒出的泪花。

    尔后他洗漱完毕,神清气爽的朝大殿走去。

    想当初他林某人数次装逼失败。

    在秦国皇宫被白玉按住一顿锤。

    在太上道宗又被吕毋生按住一顿锤。

    在东离国都又被国师跟元来方丈轮流按着锤。

    特么的!

    这次万事俱备,一切的一切都自己都洞悉于心,这次怎么都要一雪前耻!

    最关键的是,系统终于发布新任务了。

    而且还不是那种做完就能完结的任务。

    新任务:翻手覆乾坤

    任务要求:彻底逆转,将元圣宗的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中

    任务奖励:新世界可再滞留一个月,且得到元圣宗镇派秘典《天道经》

    其实严格来说,这任务奖励里唯一是系统能做到的就是在“新世界”滞留了。

    那什么《天道经》分明就是自己搞定元圣宗之后就能到手的呗。

    不......说不定能在“新世界”滞留一个月也不是系统的功劳。

    而是自己变得更强,结果系统已经快要搞不定自己了。

    林北敏锐的发现了真相。

    虽然只是他自己认为的。

    话不多说。

    来到大殿后,众人已齐聚一堂。

    表面上虽风平浪静,但诡谲的气氛已映入林北眼帘。

    虽然可能只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

    比如“总有刁民想害朕”这种类似的心情。

    也就是看谁都像二五仔。

    毕竟他自己此刻就是一个二五仔。

    进得殿内,一天不见的染拾早已坐在上首主座之上。

    她招招手:“小......月儿,过来。”

    原本想叫小北的,可她忽然想起了林北给自己批的马甲。

    林北穿过人群走到台上,尔后站在染拾身后。

    染拾嘴没有动,但她的声音传进了林北的耳内:

    “小北,之后可能有危险,你别强出头,姐姐会保护好你的。”

    她对我其实是真心的吗......林北心中暗叹,尔后传音道:“染拾姐,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一定!

    这是男人的承诺!

    染拾唇角微勾,很显然她此刻心情不错。

    看着下方众人,染拾手臂撑在侧脸颊下,温声道:“传道长老,你把诸位召集起来,还带上太上道宗与悬空寺的人,莫非有什么要事相商?”

    传道长老冷笑:“我想做什么......宗主当真一点儿不知?”

    “不就是想要这宗主之位嘛。”染拾一改过往在林北面前的温柔形象,而是居高临下地冷眼看着传道长老,“可就凭你......怕是还没那个资格。”

    “单凭我确实没资格。”传道长老一指染拾,“可你就有资格了?”

    “你今年不过二十七岁,无论立长立贤都轮不到你来当这个宗主。你说是师父临终前传位于你,可大家谁都没亲眼见证!

    而且你当上宗主之后若是能将本门发展壮大便罢,可你一见那戮境女帝便望风而逃,连正面对战都不敢。就凭你,又如何能领导我元圣宗?”

    “呵,你若打得过那女帝,那宗主你来当好了。”染拾好整以暇道,“只怕你连面都见到就得吓死了。”

    “况且这宗内还有谁支持你?”

    “呵呵,宗主,老夫觉得传道长老言之有理。”中立派的传法长老站了出来。

    “本门弟子皆有相同看法。”传法长老回头问道,“不知师弟是何看法?”

    传功长老道:“我信任宗主,她当初避战戮境女帝,其中定有缘由。”

    “那就让她自己说说。”传法长老看向上首,“师侄,你与那戮境女帝到底是什么关系。”

    “有区别吗。”染拾眼神锋锐,宛如再看几只蝼蚁一般,“不外乎再找其他理由罢了。”

    她站起身:“说到底,还是手底下见真章。来吧,打赢我,宗主的位子就是你的了。”

    然后她被林北按住肩膀又坐了回去。

    “染拾姐,杀鸡焉用牛刀。”林北劝了一句,尔后转过头,“其实在下一直很好奇,就凭二位,怎可能是染拾姐的对手。”

    他看向传功长老:“长老,还要装下去吗。”

    传功长老皱眉道:“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林北并指如剑,一指玄同,“昨夜在下外出散步,却看到长老从玄同的客房院内出来,你大半夜不睡觉,去跟一和尚秉烛夜谈吗?”

    传功长老面色阴沉。

    沉默半晌,他忽地笑了:“老夫早知你躲在院外了。”

    林北挑眉:“哦?”

    传功长老笑道:“不然就凭师侄‘入道境’的修为,不会以为老夫发觉不到吧?”

    “在下很确定。”林北瞪着死鱼眼,语气毫无波动,“你是真的不知道。”

    他林某人当初是躲在院内角落里,这老头却说知道他躲在院外......

    这不是扯淡嘛!

    而且不只是林北,就连人家吕秋白也是躲在院子里的......

    “呵,事到如今,老夫也不隐瞒了。”传法长老一捋山羊胡,指着染拾对众人道,“悬空寺早已查明染拾私通戮境,这一切不过是她与那戮境女帝演的一场戏!”

    说罢他又一指林北:“这来路不明的小子便是戮境派来与染拾通讯的使者!”

    林北:“......”

    咦?

    先不说对染拾姐的嫁祸如何,他说的自己是戮境女帝派来的细作,好像也不算全错了。

    虽然自己没跟小南夕对过口风,不过自己确实是打算当二五仔来着。

    原本的反对派传道长老反而站出来提出不同意见:“师叔,说到底,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比起外人,我更相信自己人,哪怕我并不喜欢她。”

    传法闻言开口道:“在下从太上道宗处听到的消息与师兄相同。”

    “染拾......已经出卖了元圣宗的利益。”

    染拾笑而不语,静静看着他们,就好似在看热闹。

    林北笑道:“这不过是你们自己编的话罢了。”

    他看向玄同与吕秋白:“人家要拉你们两家下水,你们什么说法?”

    “阿弥陀佛......”玄同掌竖胸前念了声佛号,“小僧从不知此事。”

    吕秋白淡淡道:“贫道亦然。”

    “你们——!”传功长老大怒。

    这跟昨晚说好的不一样!

    “呵,果然不出师妹所料,这两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传道长老忽然走前几步,尔后转身面对两人,“师妹早就知道你二人心怀叵测,所以便暗中要我与她敌对,没想到还真钓出两条大鱼来!”

    “呵......”染拾单手撑在侧脸旁,还翘起二郎腿,“本座......可没说过。”

    “啧啧啧......”林北感叹两声,忽然道,“你们还能如何?”

    他环视一周,笑道:“现在你们三个孤立无援,还能怎么办?”

    他一挥手:“都拿下!”

    无人应声,亦无人动弹。

    传功长老道:“呵呵,元圣宗上下早已只听我等的命令。原本还想给你们一个体面的退场,现在嘛......”

    他看了几人一眼。

    一个初入“通天境”不久的染拾,再加上三个“入道境”的小辈,又能怎么翻盘?

    是我们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