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九十三章 无法取证  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东尼虽然是个垃圾,但他不是傻子。

    他既然打算来A区糟蹋女人,事先肯定要做好万全准备,为了防止马腾飞突然回来坏了他的好事,他让沃顿派了两拨人,分别在披萨大楼里外盯着马腾飞。

    可是,

    从马腾飞回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二十分钟,沃顿不但从头到尾没出现,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

    很明显,这个平时整天跪舔自己的小弟叛变了。

    安东尼不知道沃顿跟了谁,但他知道自己老大的最大对手是陈念尧,反正再不挣扎就得死,管他是不是真的大国人害自己,先咬他一口准没错。

    果然。

    马腾飞听到安东尼的指控,散去了手中的火焰。

    皱着眉头问道:“你再说一遍,是谁让你来的?”

    “咳~咳咳~呜哇~”

    安东尼刚一张嘴就猛烈咳嗽,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马腾飞扫了眼刚才被他吓跑的炼气士,命令道:“过来,给他疗伤。”

    其实以安东尼现在的伤势,两三个小红瓶就能完全治好,不过马腾飞才不想给这种垃圾用自己的药瓶,待会儿问完了话,该杀还得杀。

    那名炼气士颤颤栗栗的朝安东尼挪过去。

    两只手,一只按在他胸口,一只按在他眉心的位置。

    还别说,在他开始做功之后,安东尼的状态确实比刚才好了许多。

    “快说,谁让你来的。”

    马腾飞生怕他下一秒就嗝屁,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

    安东尼胸膛在剧烈起伏。

    有气无力道:“是~是陈念尧骗我过来的。”

    “陈念尧?”

    “对。”

    安东尼剧烈的喘息着,血沫顺着嘴角往外流淌着,只说了一句话,就再次开始咳嗽起来。

    远处的戴维斯眼眶湿润了。

    安东尼是他的手下,平时没少给他惹麻烦,没想到死前最后时刻,竟还想着替自己嫁祸陈念尧。

    大家都知道安东尼的脾性,没人相信他是被人骗过来的。

    不过马腾飞不知道。

    他不知道安东尼是什么人,也不知道陈念尧是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这件事关系到乐语墨,哪怕有一点点可能,他也要追查下去。

    扭头看向旁边麦克,马腾飞问道:“麦克先生,能不能请陈先生过来一趟。”

    “这……”

    麦克解释道:“马,安东尼和陈副会长之间有过节,陈会长是大国人,他三十多岁才来的美利坚,对大国很有感情,怎么可能会伤害你呢?”

    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

    现在好不容易快要完结,只需要杀了这个半死不活的垃圾,如果再牵扯上陈念尧,解释不清楚的话,恐怕又得惹出一场大麻烦。

    马腾飞呵呵一笑:“我也觉得不可能,所以更要找陈先生过来问问。”

    “这是为什么?”

    麦克莫名其妙,感觉自己的思维和马腾飞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马腾飞认真说道:

    “你想想,现在大家都听到安东尼诬赖陈先生,如果今天不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当着所有人把话说明白,就算咱们相信他,敢保证其他人也都相信?”

    “万一以后有人在背后嚼舌根,说些有的没的,这不是给陈先生添堵嘛?”

    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

    麦克无言以对。

    这事他做不了主,刚想问下身后的老会长,突然从另一侧传来一阵爽朗的小声。

    “马小友说得对,我老陈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今天不当着大家面把这事搞清楚,我还要怪你们不把我当自己人呢。”

    陈念尧迈着大步从院外走进来。

    小胡落后半步跟在他身后。

    他先是走到托尼会长身前,抱拳点了点头,这才回身对马腾飞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鄙人陈念尧,怠慢小友了。”

    我X,你特么是清朝时期移民过来的吧?

    说话文绉绉的,比王海那老东西还过分。

    马腾飞浑身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尴尬笑道:“陈老好。”

    “你好你好。”

    陈念尧伸出手,跟马腾飞握了一下。

    然后介绍身后的小胡:“这位是胡良,听说会里来了新朋友,我俩特意从北边赶回来的。”

    马腾飞跟小胡打了个招呼。

    开门见山道:“陈老,刚才的事,你都听到了吧?”

    陈念尧点点头:“细节不是很清楚,不过大体是知道的。”

    “那您看?”

    “当然是该怎么办怎么办。”

    陈念尧一本正经道:“咱们都是神修,问话这种事,当然是用催眠最为稳妥。”

    “不过……会里除了老会长,其他人要么修行方向不够吻合,要么精神力比我相差太多。听闻马小友催眠术炉火纯青,要不你亲自动手如何?”

    马腾飞哈哈笑道:“这不太好吧?”

    陈念尧也笑起来:“没什么不好的,就当咱们朋友间互相切磋一下,来吧。”

    马腾飞心说我来你妈个头啊。

    你们神修的脑袋里都装着芯片,一被催眠就疼的要死要活。

    你特么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芯片植入就无法摘除,取出来的同时人也会死。

    可是不摘除芯片,马腾飞就无法催眠他,而精神力差距太大的话,其他人的催眠也对他无用。

    陈念尧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所以才敢站出来。

    这时候地上的安东尼终于缓过劲儿来,再次开口,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沃~顿。”

    马腾飞看向他,问道:“你说什么?”

    安东尼已经说不出话了。

    另一边的戴维斯听到沃顿这两个字,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几步从后方窜过来,大声喊道:“安东尼说的是沃顿,沃顿就是叛徒,他是体修,没有植入芯片。”

    “只要找到他,就能知道背后害安东尼的人是谁。”

    除了几个会长和副会长,没什么人知道马腾飞的催眠可以触发芯片的惩戒。

    麦克气的眼睛发红。

    都什么时候了,这蠢货还在搞窝里斗。

    老会长无力的叹了口气。

    戴维斯一点都不顾全大局,亏自己之前还曾考虑过让他做接班人,现在看来,还是麦克更适合继承自己的衣钵。

    “马,能不能过来一下,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老会长眯着眼睛,虚弱道。

    刚才的六识剥离,耗费了他几乎所有精神力,此刻他能维持不倒,已经算是很有毅力。

    “可以,进屋来说吧。”

    马腾飞带头往屋里走去。

    麦克则是快跑两步,上前搀扶住老会长。

    三个人先后进屋,坐在沙发上,老会长这才说道:“马,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你受的委屈,会里会给你补偿。”

    “补偿?”

    马腾飞冷笑一下,心里其实还挺期待。

    “对,补偿。”

    老会长认真道:“你承诺这次的事情到此结束,以后也不再追查,作为回报,我可以承诺你,在我有生之年,会里不会强求你植入芯片。”

    托尼会长今年一百多岁。

    按照龙会长一百三十岁还没死来算,他起码还能再活二十多年。

    马腾飞确实担心美利坚人会用强,之所以现在对自己这么客气,无非是怕强行给自己植入芯片后,自己会因为不忿而阳奉阴违。

    他们想要的是自己的成果,没有成果,光留住人屁用没有。

    但是如果自己一直不妥协,他们肯定不会永远等下去。

    别说二十年,哪怕只给自己两年时间,也足够自己逃回去几个来回。

    可关键问题是,眼前这老头的话能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