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八章 志向各异(内含限时福利)  鸿燕零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自从由会宁郡卸职归京后,谢泊渔闲了很长一段时间。春节过后,才在翰林苑里领了个可有可无的虚职。虽说谢泊渔为人向来把功名利禄看得极为淡泊,但是对于正值壮年的他来说,委实有点憋屈和可惜。主政地方多年,军政经验丰富的他,在四十五岁的年纪上,正是施展抱负,大展宏图的时刻,然而如今却沉沦下僚,屈没在小人之下,庸庸碌碌地虚度时光。

    尽管心中时不时因不得志而泛起阵阵愁绪,但是谢泊渔在家中却掩饰得极好,很少将坏心情过于直白地流露出来。即便如此,他的夫人韦甸芳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如何能体察不到夫君心底暗自的忧闷?可是作为一个深闺中的女人,她也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日常起居上多给丈夫一点关心,夜里多说点体己话,日间操持家中诸事,管好两个儿子,不给夫君滋添多余的烦恼罢了。

    至于长子谢月清,每日跟着燕观云在后院中的小树林中练武,誓要在朝廷的武科考试中一举夺魁。如今随着日月流逝,功夫已大有长进,信心也自是与日俱增。同时,因韦甸芳时常提起为月清婚配的事,谢泊渔便在闲聊中与太傅柳兰之提起了此事。柳兰之听了呵呵大笑,说这样的好事如何能让给别人,他自愿来充当个月下老,为月清说一门亲事。

    谢泊渔听了自是欢喜,忙问太傅心中可有好人选。柳兰之佯作神秘,掐指一算,说道:

    “说来凑巧,御史方仲逸正有一千金,生得灵秀美貌,贤淑温柔,如今年方二九,正待字闺中。前些时候方仲逸与老夫在宫门外相遇,趁着天气和暖,我二人在墙角下闲聊了片刻,无意间便说起这个话。因我向来知道方仲逸为人正直,常有忠贞之气,故而在心中也把他做个值得一交的人。一听他说起他家的千金,老夫立刻便想到了你家的月清。心里暗下寻思,觉得两个孩子年龄相仿,门第相当,是个天作之合的好姻缘。这几日正要与你说知这个事,不想你却先提到了。这也是缘分使然,作为月下老我正好顺水推舟,为你两家促成此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谢泊渔听了大喜道:“方御史为人,下官早有耳闻。如今既得太傅肯牵这个姻缘,自是求之不得!太傅多多说合,莫辞劳苦!晚生在这里百般谢过!”

    谢泊渔回到家中将此事与夫人韦甸芳说了,韦甸芳自是欢欣。来日又与月清说了,月清听罢,满脸茫然。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千金小姐,他也难置可否。只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又不便抗拒。再说这个做媒之人,竟还是太傅大人。于是想着,即使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便唯唯诺诺,算是应承了此事。

    没多久谢泊渔携夫人韦甸芳并月清,在太傅柳兰之的陪同下,到御史方仲逸府中拜会。方仲逸向来也钦佩谢泊渔为人,又见谢月清一表人才,颇为欢喜。两家人脾气相投,席间相谈甚欢,很快就将此事敲定了下来。那方仲逸的宝贝女儿方茵,携着侍女在屏风后偷偷窥看,蓦然望见谢月清生得玉树临风、眉清目秀、气概非常,便忍不住嫣然一笑,暗自欢喜开来。

    自此,在柳兰之的主持下,谢家往方家下了聘礼,议定了婚期,将大喜的日子定在了今年的六月初一。

    因了这件事,谢泊渔虽然官场失意,却也多有开怀之时。一家人欢欢喜喜,就此做着迎接新妇的准备。

    至于谢星极,在逛遍了京都名胜之后,早就消停了下来。谢泊渔同样是托着柳太傅,在京中为星极聘了个名唤胡西风的老先生。这位老先生年届七十,颇有名望。数十年来在许多达官贵人家开过馆。在其教诲下成才的子弟,自是不在少数。胡西风听说是在前会宁郡守谢泊渔家开馆,便欣然允诺,收了聘金,不日便往谢家而来。

    谢星极见来了个约束他的老先生,心下甚为不乐。他生性虽善良,却也多有顽皮之时。一开始,星极故意耍些小心眼在堂上堂下与胡西风斗智斗勇,以此为乐。怎奈胡西风在馆塾中任教多年,调教过的顽劣子弟不计其数,星极这点小聪明如何是他的对手。三五个回合下来,星极便知道了什么叫“姜是老的辣”,乖乖每日在馆中做功课,无了撒野之心。

    胡西风教了星极数日,发觉这孩子悟性极高,不但有过目不忘、片刻成诵的本事,而且也常常能做到闻一知十、举一反三,委实是个极佳的读书苗子。不过,胡西风同时也发现,谢星极虽然资质聪慧,但是对于诗词歌赋、锦绣文章的兴趣却极为有限。而每当讲到一些与医药有关的人物或文章时,便陡然间增添了十几倍的热情,不几日,便能对许多药物渊源张口就来,如数家珍。

    胡西风心下甚为惊奇,便将此事与谢泊渔说了。谢泊渔听后,一笑了之,不以为意。胡西风年纪虽大,却是个极其开明而且有心的人。于是便托关系,找来些珍本的医书,课余之时,赠与星极。星极见了,很是欢喜。胡西风于是便问他,如何对医药之术这样感兴趣?

    星极答道:

    “在会宁之时,常见牢中许多人因犯了罪,轻则要受脊仗之刑,重则要断足断手,更为重者,不免押赴刑场,身首异处。父亲为了壮我心中的男儿胆气,便常令我与兄长观刑。奈何学生我天生便无这样的胆气,看得愈多,心中触动愈多。每每只愿天下太平,人人为善,家家和美,绝无生死别离,血腥杀戮……但这也只是我私下的愿望罢了,天下间的事,如何能因为一个懵懂少年的愿望而有丝毫改变?及至先生来此开馆,一日与我说及神医孙无续的往事,始令我茅塞顿开,明白世间还有一条路可救人于生死别离,可救人于水深火热……”

    胡西风听了星极一席话,感慨良多,说道: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悲天悯人之心!须知,在医药之间救人于倒悬,其实亦是一种安邦定国的事业。只可惜许多读书人,却并不明了,纷纷一头扎进诗书堆里,要钻研出个太平盛世来,说到底还不是要谋个封妻荫子。似你这般心性之人,实是少见!待来日方便之时,为师与你父亲再说说此事。倘若他能明了你将来的用处,有朝一日,为师必将你引荐给我的老友孙无续。如果有缘,或可成为他的亲传弟子。如今你且安心读书,诗词文章虽不似医药,立时可以救人,但是其中也有许多圣贤为人的绝妙道理。不管你将来为官从政也罢,学医济世也罢,其中的大道总是想通的!”

    二人这一番话说罢,自此,星极心中便隐隐有了方向,立志将来要做个医人、救人的人,而绝不做伤人、杀人的人。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

    为了感谢各位书友的厚爱和支持,

    近日决定赠上价值68元的神秘大礼。

    数量有限,早到早得。

    加群号与作者私聊领取。

    不喜欢本书的就不要来领了。

    本书QQ群68846175,

    作者公众号yyyq100(寻找大蝴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