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67章 大战爆发  我老婆是花木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劲光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撤回北魏境内,因为他麾下这不到一千鲜卑骑兵无法摆脱古泥的追击,要往西撤退就必须要渡河,现在是七月中旬,是河水水位最高的时候,渡河很困难,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只怕还没有渡河就会被燕军追上。

    白劲光带着兵马离开两个时辰之后,古泥率军赶到了。

    “将军,魏军应该刚走不久,最多不超过两个时辰,从追踪的痕迹上来看,他们向东去了!”负责探查的侦骑探哨前来向古泥报告。

    古泥闻言皱起了眉头,“向东?他们难道想深入我燕国腹地不成?”

    身旁的将校们都没有出声。

    “拿地图来!”

    一张地图送到了古泥面前,他接过地图开始查看,“向西走了······”

    研究了一阵,古泥下令:“传令全军向东追击!”

    三千骑兵迅速向东行军,这行军速度完全是不惜马力,这也是本土作战的优势所在,燕军随时可以就地进行补给,不需要顾及粮草等问题,因为燕军的作风比北魏军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需要补充粮草时也是向百姓强征,不给就抢。

    黄昏时分,古泥率军追到了甘松陉戍堡附近就失去了魏军的踪迹。

    “将军,魏军的踪迹在这里消失了!”整齐探哨向古泥报告。

    古泥不悦:“魏军的踪迹怎么可能消失?”

    “回将军,这一带属于山地,地面多岩石砂土,由于烈日暴晒,地面很干燥,看不见马蹄印,附近也找不到马粪,小人估计肯定是魏军自己把马粪捡走了,想要摆脱我们的追击!”

    古泥翻开地图看了看,问道:“甘松陉戍堡就在附近吧?”

    “是的将军,距此东南方向四里左右!”

    古泥思索一下,下令道:“派人去甘松陉戍堡去问一下,看他们是否知道魏军离开时的方向!”

    “将军,我们已经去问过了,戍堡的兵将们都说只知道发现一支兵马向这边来了,他们紧守戍堡,却敢出来查看,等到他们感觉不对劲时,魏军已经不见了踪影!”

    旁边一个校尉对古泥说:“将军,如今天色已晚,就算找到魏军离去的方向,此时我们也不能追了,还是先找位置宿营吧,等明日再派探哨扩大搜索范围,不知将军以为如何?”

    古泥也知道这个时候只怕是追不上魏军了,只能先找位置宿营,于是说道:“那就去甘松陉戍堡宿营吧!”

    等古泥带着三千人马抵达四里外的甘松陉戍堡,要求守军打开堡门让大军入堡休息时,守将在城头上大叫:“请古将军恕罪,本戍堡占地面积太小,容不下太多兵马,将军若只带百十个亲卫入堡休息,末将尚可做主打开堡门让将军等人进来,但堡内实在装不下三千人马!”

    “放屁,本将军岂是丢下兄弟,独自去享受的人?既然如此,本将也不为难你,本将就在这戍堡之下扎营,你只需为我大军将士们送来热食汤水即可!”古泥骑在马背上抬着头对城墙上大喊。

    城头上传来守将的声音:“本戍堡总共才百十来人,没有太多存粮,哪里供应得起三千大军的饭食,将军就算杀了末将,末将也没办法给将军弄去热食和汤水啊!”

    古泥气急败坏的大骂:“干,这也不行,那也没有,老子就不该把弟兄们带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来人,传令各部就地扎营,派出侦骑探哨扩大搜索范围!”

    三千骑兵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在甘松陉戍堡下扎下营帐宿营。

    城墙上,一个个穿着燕军盔甲和军服的魏军兵卒手持长矛在女墙下站岗,而城墙上横七竖八躺着被剥光衣甲的燕军守军,这些燕军已死去多时,城墙上到处都是血迹。

    堡内大量的魏军兵器蹲在城墙下,一个个如临大敌。

    戍堡城楼上,一个幢将看见堡下的燕军转身去扎营了,不由松了一口气,对白劲光说:“都尉,刚才好险,若是他们早来一刻,就会发现我们。这下我们就可以等他们入睡之后发起突袭了!”

    白劲光神色严肃的说:“不可大意!快让人清理城墙上的血迹,一定要在血腥气扩散之前清理干净,把尸体也全部抬走藏起来,万一古泥突然要进堡就麻烦了!”

    “是,将军!”

    白劲光这么安排只是以防万一,可没想到天黑之后古泥竟然真的来了,他身后跟着二十亲兵。

    白劲光稳定了慌乱的情绪之后立即做出了相应的部署,随后他下令打开堡门,并亲自把古泥及其二十个亲兵迎接进堡内,还把他们引到堡内的大堂就食。

    古泥在堡内大堂里吃着热气腾腾的饭食,还有酒水,感觉很是舒坦,但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怎么有这么强的血腥味呢?”说着起身向隔壁房间走去。

    白劲光一看知道出问题了,当即立断,大喝道:“动手!”

    一排弓箭手跑到门口张弓搭箭就发射,门内门外的燕军亲兵纷纷中箭倒下,古泥有因一时不查被射中一箭。

    白劲光当即拔刀冲上去与古泥厮杀在一起,两人交战十余回合,在几个兵卒的协助下把古泥斩杀在大堂内。

    “快把这里收拾干净!”

    一些兵卒跑进来把尸体抬走,把箭矢都收回,把血迹都擦干净。

    白劲光思索片刻,下令:“给堡外的燕军送一些肉食过去,在肉食中加一些佐料!”

    一车车羊肉、马肉和牛肉被马匹驮运着出了堡门向燕军营地方向而去,燕军很高兴的接收了这批肉食,并在营地内升起了许多火堆开始烧烤肉食。

    半夜时分,吃了肉食的燕军兵卒们一个个熟睡过去,而此时堡内的魏军兵卒们在白劲光的带领下偷偷摸出戍堡进了燕军营地。

    不到一个时辰,三千多个人头整整齐齐码在了营地中间。

    天亮时分,白劲光带着人马集合,向西渡河扬长而去。

    这支兵马悄悄的来,无声无息的走,等到肥如的冯崇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冯崇收到古泥全军覆灭的消息之后感觉心里的一口恶气终于出来,他过了两天才把消息上报。

    西征大元帅得到消息立即下令加快了行军速度向右北平方向而来。

    白劲光带着人马悄悄穿过渔阳地界回到了蓟县。

    “启禀将军,属下回来了,燕军已经大举出动向渔阳方向杀来!”回到蓟县后白劲光立即来到刺史府向刚刚返回的赵俊生禀报。

    “你先下去休息吧!”赵俊生吩咐。

    “是,将军!”

    赵俊生等白劲光走后,对郭毅招了招手:“派人盯着燕军的一举一动,随时报告!”

    “领命!”

    郭毅刚走,花木兰从后院走过来问道:“俊生哥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赵俊生扭头一看是花木兰,笑着解释道:“哦,细作来报说燕军有异动!”

    “是吗?这可得注意一些,我看还是加强军备,让将士们做好随时出战的准备才好!”花木兰不明白真实情况,所以才这么对赵俊生说。

    赵俊生点了点头:“我已命细作继续仔细探查,争取把燕军有何异动搞清楚,也好做出相应的部署!只是渔阳太守、镇北将军封沓桀骜不驯,不听号令,此事有些难办啊!”

    花木兰闻言皱起了眉头,“封沓?他既然不听号令,俊生哥哥何不把他拿下?向朝廷禀报重新任命太守啊!”

    赵俊生摇头:“此事不是这么简单,这个封沓已经把渔阳经营得如铁桶一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而且此人对朝廷、对皇帝多有怨言,只要我这边稍有风吹草动都有可能逼反他,他若投靠了北燕,这对我们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几天以后,北燕征西大元帅张兴率军两万越过边境大举进犯渔阳,平谷和狐奴两地先后被攻占,燕军大军直逼渔阳治所渔阳县,封沓率三千骑兵出击,却被张兴以绝对优势兵力击败,封沓随即退回渔阳县仅凭数百人固守城池,并派快马向赵俊生这边求援,北部圹平戍的守军受到消息出兵前来救援,却被张兴以围城打援之计在半路设伏,把圹平戍的增援两千大军全部歼灭。

    至此渔阳境内的魏军损失殆尽,只剩下渔阳县城内的几百守军了。

    赵俊生收到了封沓的求救信,却一把撕碎。

    “李宝!”

    “在!”

    “你去把信使秘密斩杀,此事不可对任何人言!”

    “遵命!”

    赵俊生第二天才召集文武官员到刺史府议事。

    “诸位,燕军已经兵临渔阳城下,我等当如何应对?”

    东方辰站出来拱手说:“将军,属下以为我们当做准备了,别被燕军杀过来打个措手不及!”

    花木兰也站起来说:“我同意东方先生之言,我们不知道渔阳能顶多久,但我们现在集结兵马,同时派侦骑探哨打探军情!”

    就在这时,一个兵卒快速跑进来禀报:“启禀将军,燕军已经攻破了渔阳,渔阳太守封沓带百十人突围逃往柔然!”

    “嘿,这个封沓的命还真大,这都不死!”赵俊生不由起身说了一句,思索一下当即下令:“李宝,你去给高旭下令,让他率军向东进军,攻占圹平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