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70章 白瞎了一个好名字  我老婆是花木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燕军一万三千人马,其中就有一万骑兵,如此数量的大军在夜间撤走不可能不弄出动静,而魏军的侦骑斥候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察觉到了燕军的异动。

    经过探查之后,魏军侦骑探哨发现了燕军正在撤退的举动,并立即派人向赵俊生禀报。

    赵俊生在呼呼大睡中被曹蛟叫醒了,“将军,斥候队有紧急军情禀报!”

    “快让他进来!”赵俊生睁开双眼翻身而起吩咐道,对于军情消息,他从不让其他人转述,而是要亲自见到前来报信的斥候亲口说。

    一个斥候走进牙帐向他禀报:“将军,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我等探查到安乐城外的燕军正在紧急向渔阳方向撤退!”

    “哦?你确定是向渔阳方向,而不是向东或东北方向撤退?”赵俊生问道,他知道燕军撤退肯定是高旭的四千骑兵已经对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威胁,他现在关心的是高旭是否已经成功偷袭了渔阳。

    如今是夜里,信鹰也无法在夜间传递消息,想要得到准确的情报,只能等天亮了。

    斥候回答道:“是向渔阳方向撤退的,绝对不会错!”

    赵俊生听了这消息就判断出高旭肯定没有得手,如果高旭已经夺回了渔阳,那么燕军此时只怕不会向渔阳进发,而是会选择向东或东北方向撤退,他们若不走就会被前后两面夹击。

    赵俊生沉思一下又问:“燕军撤退时是何状态?是慌乱,还是井然有序?”

    这次斥候没有立即就回答,而是在回忆燕军撤退时他看到的场景,然后才说:“燕军的动作很快,但不慌乱!”

    赵俊生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挥手让斥候回去继续打探,又对曹蛟说:“你回去继续当值吧,今夜无事了!”

    次日一早,大军按照原计划卯时进食后完成了集结,准备开拔,还不到辰时就向安乐方向进发。

    夏季白昼时间长,卯时刚到就天亮了,所以将士们起得早,吃饭也早,开拔也更早。

    在赵俊生的命令下,行军速度开到了最大,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安乐城外,安乐城的官员早就命人在城头挂起了白旗,等到赵俊生率大军一到就立即开门纳降。

    “下官彭树德拜见使君!”一个县令带着几个属官和一些小吏、衙役以及一些百姓在安乐城外迎接。

    赵俊生骑马走到这彭树德面前打量他一番,抬手把寒铁枪架在他脖子上,吓都他直打哆嗦,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杀猪一般的大叫:“使君饶命,饶命啊,下官也是没办法啊,全县几万百姓的身家性命都在下官手里,下官若不向燕军投降,他们就要把全县百姓屠杀个干净啊!”

    花木兰骑马走到赵俊生身边看着这彭树德,一脸的嫌弃,“这就是一个墙头草,风吹两边倒的混账东西,没有一点风骨!俊生哥哥,依我看,直接砍了算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处,还可能会带坏了榜样!”

    赵俊生笑道:“这就是这些士族的长处和本事了,任他王朝如何更替,士族始终都是士族,有些士族高门传承几千年不灭,可王朝却换了无数代!”

    所望,他问彭树德:“彭县令,想必你也是出身士族吧?你若真是心里装着百姓,投降燕国是为了保护百姓,我还真舍不得杀你,可你心里的真实想法却不一定是如此吧?是因为没有了百姓,你这个当官的就没有了盘剥的对象吧!不管谁做皇帝,总归需要你们士族做官,你们依然可以盘剥百姓,但是没有了百姓,你们就生存不下去了,因为你们没有血可吸,对不对?”

    彭树德浑身颤抖,浑身冷汗不停的流,赵俊生这番话简直是一针见血。

    东方辰叹息道:“彭树德啊彭树德,枉费你父亲给你取了一个好名字,你却把它糟蹋了!”

    赵俊生义正言辞的下令:“安乐县令彭树德在敌军来攻之时不思守土安民,反而献城投敌,毫无风骨和气节,枉读了多年的圣贤书,造成极坏的恶劣影响,罪不可赦!来人,把他押下去关入大牢,择日处斩!”

    几个兵卒冲上来拖着彭叔叔就走,彭树德吓得屁滚尿流,挣扎着大叫:“使君饶命啊,下官错了,下官知错了······”

    其他县令属官、小吏和衙役们一个个吓得跪在地上高呼:“使君英明,彭树德罪该万死!”

    彭树德反正是死定了,这帮人哪里再敢站出来跟赵俊生唱反调?此时正好利用彭树德的事情表面自己拥护使君大人决定的立场。

    “走吧,进城!尔等带路!”

    “是是是,使君请入城!”官吏们纷纷起身退到两侧让赵俊生骑马先入城。

    整个县城内只怕也只有这个县衙最豪华大气了,其他建筑都不能跟它相比,这帮吸血鬼还真是会享受,赵俊生走进县衙内心里诽腹着。

    还没有落座,李宝就走进来禀报:“将军,高旭的消息送来了!”

    花木兰立即接过小纸条打开看了起来,看完后对赵俊生说:“俊生哥哥,高旭说他的兵马现在藏在渔阳东北二十里外的山中。昨夜前往渔阳之时遭遇了渔阳派出的兵马,交锋之后击溃了燕军,杀敌两千余人,但没有继续追击!”

    赵俊生听完之后说:“难怪燕军主力要连夜撤回渔阳了!对了,斥候那边还有送来渔阳燕军的消息吗?”

    李宝说:“尚未接到斥候报告!”

    赵俊生指示:“让他们尽快把燕军返回渔阳之后的动作搞清楚,然后迅速报告,下去吧!”

    李宝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斥候在白天进行侦察很容易暴露,所以难度要大很多,直到中午时分,前方斥候队才派人来向赵俊生报告燕军的罪行动向。

    “你是说燕军在渔阳城外建造营寨?”赵俊生听完斥候的报告之后问道。

    “是的,将军!他们建造的营寨很高大坚固,用了很多木料!”

    花木兰对燕军的举动有些不解,“燕军超过八成兵力都是骑兵,只要少量的步兵,他们为何要建造营寨?骑兵用来防御太浪费了吧?再说了,张兴这种行为岂不是放弃自己的长处吗?”

    赵俊生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摇头说:“张兴这么做不是放弃自己的长处,他们是在预设战场!你想啊,我们不能让他们一直占着渔阳,必须要主动进攻,而燕军前面拥有广阔的空间和平原,骑兵来去纵横能发挥最大战力,这对燕军是最有利的,他们建造了营寨就不怕我军搞小动作偷袭了,只能跟他们光明正大的交战!”

    花木兰说:“咱们不能被张兴牵着鼻子走,否则必败无疑!”

    赵俊生扭头看了看花木兰,笑着问道:“你觉得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花木兰想了想,说道:“燕军攻占渔阳郡的时间不长,也就这几天的事情,他们只攻占了城镇,我们必须要对他们施行坚壁清野,不让燕军从城内百姓家中获得粮草补给,也要切断燕军的补给线,一旦燕军派人向乡野百姓征粮,我们要出动兵马截杀,总之不让他们获得一粒粮食!”

    “第二,派人攻打边境被燕军攻占的关隘,切断燕军的增援,让这一支燕军成为一支孤军!”

    “第三,派人散布消息,朝廷已经派五万大军赶来幽州!”

    赵俊生听完后点头:“不错,都是好主意,不过要执行起来就需要做出周密的安排,无论是派兵攻打边境关隘还是散步消息,都要做得天衣无缝,要让张兴和他的部将们相信,他们才会着急!”

    花木兰立即说:“我来执行切断燕军补给线的事情,你派人坚壁清野、散步消息和派兵做出攻打边境关隘的假象,怎么样?”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赵俊生说完伸出了手掌。

    “德行!”花木兰白了他一眼,还是伸手与赵俊生握在了一起。

    赵俊生说道:“在做这些布置之前,我们得从安乐消失才行!”

    花木兰一听觉得赵俊生说得有道理,如果他们不从安乐消息,燕军的斥候随时都知道他们的动向,他们这些谋划就不起作用了,只有让燕军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做出这些部署才可以起到迷惑的作用。

    赵俊生立即召集手下官员幕僚和部将们议事,把这几个想法说出来,由东方辰、裴进和一些官员集体讨论,群策群力,最后把它进行完善。

    这天夜里,赵俊生、花木兰和随军文官武将们悄悄出了城,黑灯瞎火的带着大军悄悄离开了城外的临时营地。

    等到天亮之后,一万三千多人马在赵俊生和花木兰等人的带领下抵达了狐奴,狐奴在安乐的东北方向,距离渔阳很近,狐奴的守军不多,看见城外黑压压的一大片兵马,只有几百守军的狐奴县投降了。

    但当天夜里,赵俊生和花木兰再次带着兵马从狐奴消失不见。

    燕军主帅张兴收到斥候的报告后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