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3  Gay的冒牌女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蒙祈喜欢泽若?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打算一直逃下去?”

    趁着赵泽若出去打电话的空挡,蒙祈凌厉一眼,对上谢俊明充满血丝的双眼,开口问道。

    从谢俊明和方小瑜的疲惫程度可以看出,这一个星期来,他们几乎没有怎么休息。如果不是谢俊明他爸出事了,他们应该能很快解决此事。可是现在连谢俊明他爸都生死未卜,更别提他们了。

    谢俊明颓然坐下,耷拉着头,不知如何回答蒙祈提出的问题。现在这种非常时刻,不能做出任何承诺,保证什么时候可以重归原来的生活。

    从小老爸要求不准踏足黑道,根本不知整体情况。直到前一年,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老爸才勉强同意了介入其中,可也只是管理一些皮毛小事,对于黑道的事,也只是蜻蜓点水。近半年才开始渐渐接手一些主要事务。

    谢俊明紧按着床边,真切地听到了骨骼碰撞的声音。他气!气自己为什么这么迟才要求介入!要不是因为资历尚浅,时间不长,他也不会到现在连一个信得过的心腹都没有。逃生在外,竟找不到一个可以通知,可以帮忙的人!他很担心老爸,他一人昏迷在医院,安排在他身边的保镖会是忠心的那一批吗?如果其中混进了那一帮叛徒的人,老爸会不会已遭不测?

    谢俊明不敢往下想,却不得不往下想,他必须想出个眼下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时间拖越久,对他,对小瑜,对老爸,对本部,都是不利的!可是他该如何是好?哪里才是安全的?哪个才是可以依托的?

    他不知道……

    “不回答,不代表可以逃避!”蒙祈字字有力,提醒着谢俊明。

    他是黑帮太子爷,这样的情况早就该有所防范。不过蒙祈也从小瑜那得知了一些关于谢俊明的情况。他刚介入管理不久,便出了这样的事,怕是任何后招都没准备。

    谢俊明明白蒙祈的话,可他无能为力。

    他鄙视自己,唾骂自己的无能为力。

    蒙祈轻叹了一口气。因为方小瑜,他无法袖手旁观。现在唯有帮多少是多少了。

    “不要忘了司徒梓恒。”

    一言惊醒了不知所措的谢俊明和方小瑜。两人互相对望,他们怎么忘记了司徒梓恒?!

    司徒梓恒是谢俊明的好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毫无疑问的最佳人选。

    这段时间,因为司徒梓恒的疏远,谢俊明渐渐不再烦着司徒梓恒,淡出了他的生活。虽然很担心他,却也不再多作联系,久而久之,将习惯第一时间告诉司徒梓恒的事,渐渐换成告诉了小瑜。遇到麻烦、棘手的事情,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亦不再是司徒梓恒。他已经够忙够烦的了,谢俊明不想给他增添忧愁。

    此刻,蒙祈说出了司徒梓恒这个名字,他们方才如梦初醒,可是……

    “他不是来这里了吗?”谢俊明有些失望。

    这个事情,司徒梓恒通过发邮件的方式告诉他的。

    “他明天回去了。”蒙祈淡淡地说出了刚才教学楼听到的话。

    他适才没有上前阻止,是为了方小瑜。虽然当时并不知道方小瑜和谢俊明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这般狼狈,但是直觉告诉他,司徒梓恒帮得上谢俊明和方小瑜。而帮他们的首要条件就是他必须回国!只有他在国内,才能更好掌握消息,得到最切实的情况,才能给谢俊明提供帮助。

    这就是为什么他硬是压制了想要告诉司徒梓恒真相的冲动,目送司徒梓恒离开的原因。

    方小瑜眉间微挑,“那他和泽若……”

    蒙祈摇头,表示司徒梓恒和泽若姐两人没有在一起。

    方小瑜轻咬下唇,问道,“泽若知道吗?”

    蒙祈再次摇头,他不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泽若姐。既然泽若姐已认为司徒梓恒回国了,那就让他真的回国吧。

    “她……”方小瑜停顿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无法和司徒自豪在一起吗?”

    据她所知,赵泽若爱着司徒梓恒,司徒梓恒亦喜欢着赵泽若。这一次,司徒梓恒来新加坡不就是为了把这个感觉告诉泽若吗?泽若听到这个,难道没有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他还没表白……”

    蒙祈深吸了一口气,把他来新加坡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方小瑜,包括他成为了泽若姐的“冒牌男友”的事情全数说了出来。

    方小瑜听得瞪大双眼!蒙祈何时和赵泽若在一起了?他们的姐弟恋又是哪门子来的?泽若太胡来了!明明相爱的两个人,感情路为什么就这么坎坷曲折?!

    “你为什么还帮着泽若胡来?!”方小瑜气不打一处出,不顾腹部的疼痛,用力推了蒙祈一把,双眉一觑,“难道你……”

    蒙祈知道方小瑜的后半句要说什么,她想说,难道他喜欢上了泽若?

    喜欢泽若姐?

    蒙祈不否认。他确实喜欢泽若姐,在他知道泽若姐喜欢上司徒梓恒的时候,他心中确实很不爽。从小一起跟他长大的泽若姐,竟然要和别人在一起,要被别人夺走,泽若姐会淡出他的生活,慢慢消失。

    这个想法,让蒙祈无法同意泽若姐再继续呆在司徒梓恒的身边,多番劝阻。可是结果却是白用功。

    因为无用,他选择疏远了泽若姐,佯装要备考,天天躲着泽若姐,可是心却放不下泽若姐。当得知泽若姐要出席司徒梓恒的家庭饭局,他还是跟了去,确认泽若姐无事悄然离开了。可没想到泽若姐那晚竟然看到了他,隔天便追问他。他唯有对泽若姐撒谎。

    记得泽若姐说过,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她,她愿意当他的倾听者。

    可是这样的事情,如何倾述?告诉泽若姐,他喜欢她?告诉泽若姐,他不愿她看到司徒梓恒而伤害自己,默默承受着苦痛?

    不行……

    绝对不行!

    这样一来,他和泽若姐还能是姐弟吗?

    不能!

    他承认,不告诉司徒梓恒,泽若姐身在新加坡,是有私心的成分。泽若姐不在自己身边,他完全不习惯,他想见泽若姐,他想重回他们两人嬉戏打闹的日子,所以他日夜奋战,终于获得了那仅有的三个名额,来到了新加坡,进了泽若姐所在的学校。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泽若姐,直到……

    那天他俯身低头靠向泽若姐的双唇之时,一种异样的感觉涌出心头,他们这样做,像是“乱伦”……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他对泽若姐是喜欢,但不是爱情的喜欢,而是亲情的喜欢。之前会反对泽若姐和司徒梓恒,只是因为从小到大的姐姐要被人抢走了而生出的抵触心理。

    尽管他心思再缜密,思想再成熟,他终于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对爱情的界定,不清晰不明了,才会错将这份感情误以为是爱情。

    蒙祈开口否定了方小瑜的猜想,“不是……当时我以为司徒梓恒根本不是真的喜欢泽若姐的,才会……”

    蒙祈没有往下说,这也是他不同意他们两人在一起的其中一个原因。不过,他已知晓他看错了,司徒梓恒对泽若姐并非无情。双眉紧锁,显现出了过多的自责。

    方小瑜松了一口气,蒙祈刚才的沉默,她多怕她猜的,是事实。他的话,他的表情,都能看出了蒙祈此刻已承认了司徒梓恒喜欢泽若的事实。

    “那现在告诉他,让他不要走!”

    “不行!”

    蒙祈眼眸闪过一丝坚决。

    “他不回去,你们怎么办?”

    这一反问,让整个小屋一下子陷入了沉寂。

    谢俊明看了方小瑜一眼,蒙祈说得对!梓恒不回去,他的处境不能得到任何缓解。

    方小瑜才知蒙祈已为了他们想好了对策,心疼地看着蒙祈。明明是她和泽若的弟弟,却必须为他们这两个不争气的姐姐日夜烦恼。

    蒙祈看向方小瑜,眼中流波转动,他在告诉她,他不介意。只是欠司徒梓恒,只能再日后偿还了。

    门口人影闪动,赵泽若走进屋内,只见屋内三人脸色沉重,气氛异常的诡异。赵泽若一脸不解地扫视了他们三人,她错过了什么吗?

    三人见到泽若,纷纷收起了沉重的表情换上了张张笑颜。他们说的,现在还不能让泽若知道。

    “怎么样?”蒙祈率先开口问道,引开泽若姐对他们的注意。

    赵泽若嘴角上扬,头一台,“我出马,当然是搞定了!”

    方小瑜感激一笑,“泽若,谢谢你。”

    她很庆幸她能有蒙祈和泽若这两个朋友,如果不是他们,她现在应该遭遇不测了。

    蒙祈拍了方小瑜的头,“说什么谢?小心泽若姐跟你急!”

    她心中所想,赵泽若和他岂会不知?

    “就是!再说,跟你急!”赵泽若故意揣了揣拳头,以示警告。

    方小瑜笑意更深了,眼角却泛泪了。

    她,还是想谢谢他们,发自内心地感谢他们。

    赵泽若走上前,搀扶着方小瑜下床,说道,“好了,我们出发去医院。我小姨已经在安排了,保证你们的踪迹不会泄露,枪伤也不会被发现!”

    谢俊明立刻起身,抱起了方小瑜。

    小瑜的罪是为他受的,他定不会让小瑜再次裂开,在到达医院之前,他一定不会不让方小瑜下地走一步!

    (某依爬来,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更。明天周日,依休息。如无意外,会更新一万字。亲们期待吧!哇哈哈!看在依这么勤奋的份上,依能不能讨点奖励?例如,票票、砖砖、打赏?依在掩面遁走之前,不要脸说句“给打赏是最好的!”呀呀,大家别pia偶……

    另,谢谢打赏给依的亲们,给依订阅的亲们,万分感动呀。来,给乃们一个抱抱……)

    不是有他吗?

    方小瑜倒是心安理得地安躺在谢俊明的怀里。这几日都是如此。与其说不介意,倒不如是习惯了。

    赵泽若和蒙祈跟在他们身后走了出去。看着谢俊明这一举动,心里多少有些安慰。虽然他的身份给小瑜带来了灾难,但至少他是真正爱着小瑜。没有什么比这真心实意的爱更来得实在、有意义。

    四人很快就到达了赵水涵朋友所在的医院。他们一早便在医院门口等候着,一见他们一行人出现,立马迎了上去。

    走进医院,有了赵水涵朋友的帮助,畅通无阻,根本没有其他医生来询问他们的病情,一直走到病房都无任何突然状况。

    待到他们安置好了方小瑜,几人一同杵在病房,一脸担心地看着方小瑜和那医生,她正在给方小瑜察看病情,不知结果如何。

    大致地看了一下方小瑜的伤口,那医生回头,低沉着一张脸,任谁看了都会倒吸一口冷气,难道……

    “这位……”谢俊明开口,却不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面容姣好,身型娇小的医生。

    赵水涵连忙上前,开口介绍道,“许雪。”拉着许雪一脸焦急问道,“她怎么样?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赵水涵的一句话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连方小瑜都抬眸看向这位背对着自己的医生。

    只待一会儿,许雪脸上绽放出了一朵笑花,“没事!伤口多次裂开,愈合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其他都无大碍。”

    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所有人一脸感激地看向许雪。

    许雪摆摆手,“不用感谢我。虽然没有在医院好好治疗,但你们处理得很好,这些日来,伤口并未感染,省去了很多麻烦。”

    许雪这么一说,方小瑜立即看向谢俊明,是他处理得好。当时逃出了医院,谢俊明为自己没能让方小瑜接受最好的治疗而深深自责,跑了不下十间诊所,问了相似的情况,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医治防护手段,这才让她的伤口得以保全,没有任何感染。

    方小瑜的视线落在谢俊明的身上,大家立马心明意会。

    许雪一脸笑意地走上前,拍了拍谢俊明的肩膀,“小伙子不错!看来她在你心中地位很高。冲着你们这份情,阿姨也会竭尽全力,快速医好她的。”

    谢俊明听完,难以掩饰的喜悦写于言表,“麻烦许阿姨了。”顿了顿,用着恳求的语气说道,“这件事拜托你了,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可以吗?”

    许雪本就没有那个意思,看到谢俊明这真诚的神情,更是不可能拒绝了,当即应了下来,“我跟水涵是什么交情,还用你来说这个,包在我身上!”

    众人心口一松,这许雪看着娇小,说话却豪爽大气,是个不错的医生。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会给小瑜做了一个详细的全身检查。”许雪临出病房门口,补充了一句,随即走了出去。

    赵泽若总算可以安心了,在方小瑜的床边坐了下来,拉过方小瑜的手,“吓死我了,还好没发生什么事。”

    方小瑜微微一笑,还好有赵水涵的这个朋友,现在担心她的人都能放心了。

    赵水涵立在床边,眉头微蹙,“你们怎么会搞得这么狼狈?”语气夹杂责怪。

    方小瑜虽不是她的亲侄女,可她是把小瑜当作侄女照顾的,现在却搞得一身伤来求助她,心中更是气闷。

    “对不起!都是我考虑欠佳,才会让小瑜成了这副模样。”谢俊明当下把所有的错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自责感加倍。

    “也不能全怪他,是那些人也狡猾,我们才会被袭的。”方小瑜开口帮谢俊明解围,这错本来就不能全算在谢俊明身上,最该死的是那群背叛者!

    赵水涵见方小瑜维护谢俊明,伸手轻推方小瑜脑门,摇摇头,“你呀,都伤成这样了,还不忘惦记情人,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方小瑜一吐舌头,调皮一笑。她不维护情人,维护谢俊明,维护谁?

    “小姨,你也别太怪谢俊明,这其中有很多的凑巧事件和无可奈何。”蒙祈上前帮着谢俊明说话,“必须想法子解决,才是首要执行的。”

    赵水涵没再多说。蒙祈说得不错,总不能让他们两人在外面躲一辈子。具体情况,赵泽若已大致跟她说了,真够棘手的。

    “你们现在回国,无疑是羊入虎口。”赵水涵看向谢俊明,神情认真,继续说道,“只怕你爸的车祸并不是意外,一开始就是一个局。你资历尚且,才会一步一步走进他们设好的陷阱。”

    谢俊明一脸惊讶,双目一凛,眼前的赵水涵到底是什么人物?

    赵水涵只是知道了一个大概情况,却推测出了他这几天苦想的结果。这个赵水涵并不简单。之前,只是回国一趟,见了他几面,便知了他的真实身份,现在更是分析得头头是道。

    她肯定不简单!

    谢俊明挪了一步,请教道,“赵阿姨可有什么好办法?”

    赵水涵嘴角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这小子眼力不错,轻咳一声,提醒道,“你不是有个好朋友在国内吗?”

    谢俊明会意,她口中的好朋友,是司徒梓恒。与蒙祈一样的结果。

    蒙祈紧盯着他们两个人的互动,也猜出了七八分。他与谢俊明一样,对赵水涵产生了好奇。

    而这两人的对话,在赵泽若和方小瑜看来,只是简单地探讨案情,根本不知他们两人内心真正的想法。

    赵泽若更听不出他们说的“好朋友”是司徒梓恒,只认为他是谢俊明国内一个可以拜托的朋友。

    赵水涵点头,默许了谢俊明的想法。

    司徒梓恒与谢俊明的关系并不是人人都知,再加上这阵子,谢俊明和司徒梓恒之间疏远了许多,更没人注意到司徒梓恒的存在。这事交给他办再合适不过。

    赵水涵眼眉一挑,递了一个眼色给谢俊明,似在说“司徒梓恒就交给你搞定”。

    谢俊明明了,当即点了点头。

    赵水涵下巴一扬,略带霸气,问道,“信得过赵阿姨不?”

    单看这气势,谢俊明知晓赵水涵肯定有把握解决此事。既然她是可以依托的人,为何不信?

    谢俊明没多作犹豫,点头。

    赵水涵满意一笑,吩咐道,“你只管让他瞧瞧你爸的情况,如果你爸安全,接下来的事就好办。”

    他自然是指司徒梓恒。谢俊明同意赵水涵的想法。以司徒梓恒的身份和与他家的交情,要接近他爸并不难。如果老爸没事、安全,定会让司徒梓恒见他;可如果司徒梓恒见不到老爸,那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有可能被挟持,有可能已遭不测。

    只是后半句“如果你爸安全,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其中包含的意思,谢俊明却听不出,也参不透。赵水涵为何胸有成竹,明明只是赵泽若的小姨,一个普通人,却能有这般的笃定,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蒙祈眼珠一转,也在仔细推敲着赵水涵说的后半句。对赵水涵,他不陌生,却也不算很熟。在他印象里,赵水涵做事雷厉风行。如今搁在这里,他有些糊涂了,并不是说她做事风格特别,而是她那一点也不含糊的肯定话语。

    赵水涵,小姨,到底掩藏了什么高招?

    赵水涵无视蒙祈和谢俊明的讶异,双手一拍,说道,“好了!这么晚了,也该散了。”回头看向赵泽若,“今晚你是要留在这,是吧?”

    赵泽若轻笑,小姨还算了解她。

    “我留在这里照顾小瑜。”未待赵水涵开口询问,谢俊明说出了自己的去留决定。

    蒙祈伸手拉过赵水涵往门外走,见他们已留下,他也就不用留在挤着了,养好精神,明天来代班更好。再者,跟赵水涵一起回去,说不定能问出什么。

    赵泽若和方小瑜对视,蒙祈的决定,他们看出来了,招手与蒙祈和赵水涵告别。谢俊明目送着两人离开。

    “他是谁?”蒙祈和赵水涵一走远,赵泽若好奇开口问道,“你不是说没有信得过的人吗?”他们适才一直重复提着“他”,让赵泽若那好奇心一下子膨胀了。

    谢俊明喉间一梗,他该怎么回这个问题。蒙祈提过,这件事不能让泽若知道。蒙祈帮了他们,这个人情是要还的。

    谢俊明的迟疑,方小瑜一下子明白过来了。长时间的相处,她和谢俊明心灵虽没有完全相同,可这点原因,她还是察觉得到。

    拍着赵泽若的手,回道,“肯定是他黑道的朋友,说了,你也不认识。”

    谢俊明轻吁一口气,赞赏地看了方小瑜一眼。他们之间的交流已能达到无需语言的状态了。

    赵泽若听这么一说,也少了兴致,好奇心缩小了许多,撇撇嘴,没有继续追问。

    起身,帮方小瑜盖好被子,“你早点休息,病人需要多睡觉。”

    方小瑜听话地闭上眼睛,她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因为有他们在,她最信任的人在。

    给读者的话:

    呜呜,迟发了。亲们,放心。一定会有三更的。

    赵水涵,大人物?

    天露白肚,一夜消逝。

    赵泽若伸了伸懒腰,揉着眼睛,看向睡熟的方小瑜和谢俊明。

    昨晚方小瑜睡着不久,她便让谢俊明先休息,她累了,再让他来替班。谢俊明一开始并不肯。可赵泽若一定坚持,他妥协了,在隔壁一张空病床躺了下去,一沾床,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看着他们,赵泽若一阵心疼。这几天肯定都没睡好,才会累成这样。小心翼翼起身,拿着热水壶,走出病房。

    赵泽若走后不久,谢俊明醒了,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一道亮光闯入眼帘,谢俊明蹭地起身,他睡了多久?!视线停在了白墙上的钟表,已是早上十点了,那赵泽若岂不是守了一夜?!放眼望去,赵泽若并不在房中,视线移向桌上,热水壶已不见,看来赵泽若去打热水了。

    心生愧疚,不过也只赵泽若并不在意,也没再多想。下床,走出门口,还有一件事,他必须现在马上去做。

    走到了医院的公共电话旁,拨通了熟记在心的号码。

    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只是多了几分沧桑感。

    谢俊明大致说了自己的情。

    司徒梓恒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听完整件事情,只是有一丝震惊,随即问他,“你需要我做什么?”

    司徒梓恒是聪明人,立即明白了谢俊明打给他的真正意图。

    “帮我查查我爸是否安全,身边的人是否可以信赖。”谢俊明低声请求。

    “好!”

    司徒梓恒只答一字,却是承诺,保证他一定会帮谢俊明查到!

    谢俊明很欣慰他交到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心下一阵感动,患难见真情,他才知他的朋友有这么多。

    “你是不是刚回国?我听蒙祈说了,说你是今天的飞机。”谢俊明会这么问,是想听听司徒梓恒听到此事的反应。毕竟他知道司徒梓恒是放不下赵泽若的。

    说这话的时候,谢俊明身后两步之遥的身影陡然一停,双手紧紧地抱着热水壶。

    “他知道?”司徒梓恒一怔,“也好,让泽若知道我离开了,她应该会好受些。”停顿了一会儿,“不聊了,我马上帮你查查,有答案会马上联系你……蒙祈。”这个节骨眼,谢俊明的手机肯定是停用,这个,司徒梓恒当然是知道的。

    谢俊明挂了电话,司徒梓恒的最后一句话,语气多了伤痛感。

    转身,却看到了伫立在他面前的赵泽若,心下一紧,她听到了吗?谢俊明刚想开口解释,却被赵泽若抢白了……

    “司徒梓恒回国了?”赵泽若勉强扯起嘴角,“也好,不用见到我,他应该会好受些。”快步向前,经过谢俊明的身旁,急急逃离。

    赵泽若经过谢俊明身边的时候,那颗强忍的泪水终是掉落了。谢俊明察觉到了。

    “也好,让泽若知道我离开了,她应该会好受些。”

    “也好,不用见到我,他应该会好受些。”

    多么相像的两句话,却出自不同人的口。这其中隐藏的深深痛楚,任谁都会听得出。此刻,谢俊明看明了赵泽若的心,那颗爱着司徒梓恒的心。

    两个相爱的人,为何苦苦地折磨着对方?

    谢俊明不解,移动步伐,走向了病房。

    再次回到病房,方小瑜已醒了,赵泽若也恢复了原样,正和方小瑜说着笑。谢俊明眼角不断留意着赵泽若,生怕她有任何异常。

    时间一分一刻溜走,指针已停在了下午一点。

    谢俊明终究松了口气,还好赵泽若一切正常。

    “我来替班了。”门口响起了蒙祈的喊叫。

    三人皆转头看了过去。

    “泽若姐,你肯定没有睡觉!”蒙祈径直朝赵泽若的方向走去,停在了赵泽若的面前,命令道,“我来接你的班!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去休息!”

    赵泽若眼中带笑,起身,“好!我也累了,你来刚好。”

    蒙祈、谢俊明和方小瑜皆是一愣,这是赵泽若第一次这么顺从地听从安排!

    谢俊明眼眉一低,赵泽若终是放不下。

    赵泽若自己清楚,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在强撑,一直在忍耐,一直在伪装。好不容易出现了蒙祈,当即应了要求。她快撑不下去了……

    快步走了出去,留下错愕的三人。

    蒙祈敏锐,一下子便知赵泽若不对劲,一脸疑问看向谢俊明和方小瑜。

    方小瑜摇摇头,赵泽若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变了个样?

    谢俊明低头,缓缓说道,“她知道司徒梓恒今日回国。”

    蒙祈和方小瑜对视一眼,心下明白。怪不得赵泽若会变得这么不正常,原来是因为司徒梓恒。

    蒙祈双唇紧抿,泽若姐只要碰上司徒梓恒,便不再是她了。他欠泽若姐,定会补偿她的。等方小瑜和谢俊明的事一搞定,他一定飞回国,亲口告诉司徒梓恒,泽若姐的心意。

    蒙祈深吸一口气,必须尽快解决谢俊明的问题。

    “司徒梓恒打给我了。”蒙祈这个时候出现,除了来替班,更是来说这一消息了。

    方小瑜握上谢俊明的手,温暖的体温传至到了谢俊明的手心,她在告诉谢俊明,不要担心,消息一定是好的!

    方小瑜的安慰,谢俊明接收到了,朝着方小瑜微微一笑,他相信她!

    蒙祈点头,肯定了方小瑜的想法,宣布道,“他见到了谢叔叔了,他还在昏迷。身边的保镖是可以相信的!”

    笑颜爬上了谢俊明的脸上,另一只手覆上了方小瑜握着他的手。方小瑜亦是欣喜。

    “赵阿姨知道吗?”一阵开心过后,谢俊明询问道,

    “知道!”蒙祈答道。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立即告诉了赵水涵,她有这个能耐将这件棘手的事妥当处理。

    谢俊明眉头一锁,虽知她的身份非一般,可还是不免担忧了。

    蒙祈当然明白谢俊明为何如此担心。昨晚在和赵水涵一起离开之前,他也这么担心过。可赵水涵聊过之后,他完全打消了这个疑虑。

    “不要担心!小姨一定办得到!”蒙祈斩钉截铁地说道。

    谢俊明不解,为何蒙祈能这么肯定?连他这个半脚踩进黑道的人都没有十成的把握,而蒙祈这个高中生却说得如此确定。

    蒙祈嘴角一牵,谢俊明的疑问,他了然于心,不再掩饰,开口解释道,“我知道小姨的真正身份,她一定能帮到你。”

    真正身份?!

    方小瑜和谢俊明面面相觑。

    “听说过‘赵寒’吗?”蒙祈卖了关子。

    赵寒!谢俊明双眼大张!赵寒,岂会不知?!她可是十年前叱咤黑道,反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虽是女子,却拥有无人能及的武略和才能,一度主宰着黑道。处事风格雷厉风行,该断则断,该松则松,从未出过一次纰漏。据说她当时只有二十多岁,可凭借这一惊人的能力,让当年许多黑道之人无不佩服臣服的。

    只是十年前,她突然宣布退出黑道,让很多人扼腕惋惜,却没有阻止和加害。她几十年来,唯一一个能全身而退,离开黑道的人。到现在还有很多人为她的离去而痛惜的。

    蒙祈现在提及这个人,定是与她脱不了干系。难道赵水涵认识赵寒?!

    这一个疑问一浮现心头,谢俊明本是张大的双瞳,瞪大更大了!

    赵寒,赵水涵,赵寒,赵水涵,赵寒,赵水涵……

    十年前,赵寒,二十多岁;十年后,赵水涵,三十多岁。

    莫非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谢俊明还没开口发问,蒙祈颔首,嘴角的弧度愈发上扬,“赵寒便是赵水涵,是小姨。当年退出黑道之后,改名‘赵水涵’,远嫁新加坡,从此不再有‘赵寒’这个人。”

    方小瑜完全震惊了!混了黑道有些日子,她或多或少知道“赵寒”的存在,也听说了她的事迹,可她没想到“赵寒”就是“赵水涵”!赵泽若的亲小姨!

    谢俊明惊呆在原地。

    天!赵水涵竟然就是当年的“赵寒”!

    怪不得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霸气,怪不得第一眼便看出了他的身份,怪不得能一下子知晓全部,怪不得她那么胸有成竹……

    相处了这么久,他竟不知身边竟然存在着这么一个大人物!

    蒙祈深深地看了谢俊明一眼,再次问道,“你现在还认为小姨摆不平吗?”

    谢俊明摇着头,他不再怀疑!当得知赵水涵和赵寒是同一人的时候,他已完全信服了!

    震惊之余,谢俊明考虑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担心问道,“赵阿姨本就隐退,如今为了我出山,会不会……”

    “不会!”谢俊明还没说完,蒙祈当场否定了。“小姨是何等人物?她怎么可能亲自出手?最多是动动手指头吧。”

    蒙祈说得一点不假,只要她开口,多是为她拼命的人。

    谢俊明用力地吐了口气,有她帮忙,相信不用多久,他们一定能回国了。他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幸运,认识了赵泽若,从而接触到了这样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祸不单行

    方小瑜还没从劲爆的消息中缓过神,一个劲地吞着口水,直到蒙祈伸手一弹她脑门,她方才醒了过来。

    赵泽若的小姨竟然是黑道大神!

    方小瑜掐着自己的手,以为自己在梦境中。

    痛!

    方小瑜喜上眉梢,很痛,就代表这并不是梦!赵水涵真是当年的赵寒!

    太震惊了!

    从听到赵寒的事迹之后,方小瑜心中对她除了佩服,就是敬佩。一个女人,却能受到这么多人拥护,拥有那么多的重新追随者,实在是太强了!

    她佩服了这么久,仰慕了这么久的一个人,竟然就在她身旁,还是泽若的小姨!

    方小瑜越想越乐,最终无法控制,嗤嗤地笑了起来。

    蒙祈歪头,这方小瑜听不了这么震撼的消息,傻了?抽风了?

    谢俊明却是明了地看着方小瑜傻笑。方小瑜对赵寒的敬意和仰慕,他知道。如今知道赵水涵是赵寒,不乐死她,才怪。

    蒙祈一推方小瑜的脑门,“方小瑜,你笑够了没?不是真抽了吧?”

    方小瑜依旧傻笑,也知蒙祈在推她,伸手抓着蒙祈的手,一个劲地追问,“她的辉煌战绩还有什么?为什么小姨要隐退?为什么泽若不知道?为什么赵妈会同意她这么做?……”

    她想知道赵寒的所有战绩和经历,她一定要知道!

    蒙祈一捂耳朵,他都快听到“十万个为什么”了。立刻开声制止,“我不知道,你如果那么好奇,自己去问她。这可是属于小姨的故事了。”

    一句话,让方小瑜放弃了追问。

    确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只是有的普通,有的辉煌。赵水涵的故事肯定很精彩,既然她想知道,就得自己去问。

    方小瑜双手一握,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我一定要知道这个故事,一定是最精彩的!”

    蒙祈和谢俊明两人一视,看来方小瑜对赵水涵彻底崇拜上了。不过赵水涵,确实是一个最精彩的存在,值得方小瑜和其他追寻者去崇拜。

    方小瑜伸手按住腹部右方,眉头紧皱。她刚才太激动了,都忘了自己有伤在身,不宜做过激的动作,伤口估计又裂开了。

    谢俊明一见方小瑜的表情和动作,心一揪,冷眉一挑,怒气一瞪,这方小瑜又乱动,又弄痛伤口了!

    立即起身,食指用力一戳方小瑜脑门,在警告她“你给我安分点!”,眼波流动,一脸责备,她不知道他会担心吗?老是做些让他揪心的事。转身,快速走出病房。

    方小瑜一脸抱歉地看着谢俊明疾走的背影,他定是去找许雪了。朝着背影做了个鬼脸,她又不是有意的,只是一下子高兴忘记了,至于这么责备她吗?

    蒙祈笑笑地坐了下来,“你呀,就不能让人省点心!”

    方小瑜自知理亏,不敢多做辩驳,只是呶呶嘴,表示不满。

    “谢俊明其实很不错,这几天观察下来,把你交给他,我放心了。”蒙祈语重心长地说道。

    蒙祈说的,当然是方小瑜的真实想法。

    可她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嘴角一牵,故意嘲讽,“不知道之前是谁说后悔来着,这下又说把我交给他,你放心?这语气,跟我爸有得一拼!”

    蒙祈伸手捏着方小瑜的脸,“谁让你这么没用?都二十多的人了,还让我这个十八岁的老弟操心,你还好意思说?!”

    方小瑜负气,拍开蒙祈的手,往后一挪。眉头一皱,伤口又痛了!

    蒙祈一惊,生怕小瑜再乱动伤了伤口,轻柔扶着方小瑜的身子,慢慢往床上躺。

    这时,许雪和谢俊明走了进来。

    方小瑜按着腹部,轻咬下唇,“伤口好像又裂开了……”

    许雪立马掀开衣服,拆开纱布,察看着方小瑜的伤势,边看边说,“都跟你说要好好休养的,不要乱动的。现在伤口又裂开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副手套,双手套上医用手套,仔细地检查着方小瑜的伤口。片刻之后,脱出手套,神色有些担忧,公布道,“伤口发炎。”

    蒙祈和谢俊明一听,松了口气。

    许雪微微蹙眉,接着说道,“这枪伤拖太久了,很容易引起并发症的。”

    蒙祈和谢俊明一愣,“不是说伤口发炎,怎么变成并发症了?而且你昨晚不是说过,这个伤可以痊愈的吗?”

    “伤口再次裂开,这次裂得比较深,才发现里面的皮层组织发炎了。”许雪越说,眉头皱得越紧,“现在观察看看,我开些消炎的药,看看能不能压制得住。”双手一插口袋,叹了口气,“不能发烧,发烧是并发症的前兆。”

    “你们好好照顾她。”许雪说完,转身离开。

    蒙祈双手一紧,他读过医书,他明白并发症可大可小,轻则无碍,重则要命。

    谢俊明也知晓个中利害,低下头,神色暗沉。

    方小瑜见两人脸色都不好,开口问道,“并发症很严重吗?”

    蒙祈和谢俊明两人互望,还是不要告诉小瑜的好,再说,她并没有出现并发症,他们现在的担心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谢俊明抬头,嘴角勉强一勾,“不是,不算什么大病。你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蒙祈点头,确认谢俊明的话。

    方小瑜这才放下心来,轻吁了口气,“许医生刚才的神情真够恐怖的,我还以为伤口恶化了呢。只是伤口发炎,你们也不用那么担心。”

    蒙祈和谢俊明同时点头,赞同小瑜的观点,没有过多地表现出内心的担忧。

    与此同时,在马路边,赵泽若一人正失神地游走着……

    之前已预想到了司徒梓恒回国了,可今天知道他回国的消息,怎么还是深深地在她身上划上一道一般疼痛?

    这个消息,蒙祈知道。

    这个消息,谢俊明知道。

    这个消息,方小瑜知道。

    这个消息,唯独她不知。

    赵泽若并不怨大家都瞒着她,都没有告诉她这一消息。她只怪自己,为什么自己还这么在意司徒梓恒的去留。

    回国,对她,不是很好吗?她和蒙祈演的假戏,他信了,奏效了,不是她期盼的吗?

    不好!

    她不期盼!

    为何现在在她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否定的答案?

    她放不下他,却不得不放下他……

    每一次见到司徒梓恒,她都会同时看到赵爸赵妈。

    这两个形影不离的存在,让她根本不能抬步迈出主动的一步。

    每一次见到司徒梓恒,她会想起穆希。

    这两个天造地设的存在,让她不敢痴想能与他有进一步的发展。

    为什么忘掉一个人这么难?

    赵泽若想得越深,越是无法注意周围的一切,而她此刻正走在亮着红灯的人行道,她却浑然不知。

    眼见车就要撞上她了,一只大手用力拽住赵泽若的胳膊往回一拉,一声怒吼,“你在干什么?!”

    赵泽若回神,看着车水马龙的人行道,方才自己做了什么,一淌死水的双眸看向拉着她的人,是翟灏。

    赵泽若推开翟灏,她不想翟灏看到她这个样子,她不想看到大家为她担心的样子。

    那辆车的主人,探出头,骂了一句,“你有病!”愤怒开车离去。

    赵泽若不反驳,她是有病,很重的病,是司徒梓恒引发的。她的病,治不好,是绝症!

    “发生什么事?”翟灏温柔问道,眉宇间的担忧清晰可见。

    这是他第三次见到这样失魂落魄的赵泽若了。

    赵泽若没有理会翟灏,沿着马路边,迈着步子。

    翟灏没有再问,只是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泽若总能牵动他身上的每一条神经,放不下,也抛不开。

    赵泽若如是走,翟灏如是跟。

    最终,赵泽若在花园的长椅坐了下来,挪开了一个位置。

    翟灏知道这是给他的,坐了下来,心中暗喜,泽若同意他跟着她了。

    “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很爱很爱的那种?”

    赵泽若双眼平视前方,张合着上下双唇,似是在对翟灏说,又似在对空气说。

    “爱,正在爱中,是不是很爱很爱,我不知道。”翟灏不管赵泽若是问谁,如实回答着。

    “没了他,会觉得每天的日子都是空虚的;没了他,会觉得世界都是黑白的;没了他,会觉得生活都是苦涩的;没了他,会觉得自己是在行尸走肉。”

    赵泽若不像是在答,却胜似在答。

    翟灏一怔,难道泽若和蒙祈分手了?

    “要是他不是凶手就好了,要是他不是爱着别人就好了。”

    赵泽若依旧自顾自地说着,声音平淡,却散发着冰一般的寒冷。

    翟灏听得一阵混乱,泽若到底在说谁?是蒙祈吗?

    “不能在一起,却更想在一起。”

    没有情绪起伏的叙述,却感受到了最锥心的痛。

    “不走,不好受;走了,好难过。”

    赵泽若如同失了魂的瓷娃娃,机械式地念着,说着,却让每一个字都散发着刺骨的寒,刺肉的痛。

    说完,赵泽若双眼一闭,身体一斜,翟灏立即伸手接住,泽若已失去了意识,晕倒在他的怀里。

    给读者的话:

    终于是三更了……

    困死,爬走,睡觉,晚安。

    忘记,也是一件好事

    “泽若……”

    “泽若姐……”

    “小若……”

    “泽若……”

    ……

    赵泽若隐约听到了几声叫唤,声音慢慢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晰,愈发真切,如同在耳际响起。

    她在哪里?怎么会听到这么多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

    赵泽若极力睁开那双紧合的双眼,出现了缝隙,光投了进来,很刺眼,眼皮再次下落,几经挣扎,总算适应了这个光线,映入眼帘的是,是一张张担心的脸,赵水涵、蒙祈、翟灏。

    “小姨……”赵泽若张着干裂的双唇,喊了一声。

    赵水涵越过其他几人站在了赵泽若的眼前,双手紧紧握着赵泽若瘦小的双手,“小若,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翟灏送赵泽若来医院已有三天了,赵泽若整整昏迷了三天。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忧郁攻心,导致昏厥。

    当医生给出这个诊断之时,除了翟灏,谢俊明、蒙祈和赵水涵三人脸色一沉。

    忧郁攻心……

    忧郁……

    自然是因为司徒梓恒而生的忧郁……

    翟灏虽发现了这一现象,心生疑问,蒙祈不是已经和赵泽若在一起了吗?泽若还有什么可以忧郁的?还有什么可担心?他隐隐察觉到赵泽若这般伤心欲绝并非因为蒙祈,只是因为谁?

    他不知道……

    几日的昏迷,翟灏一直守候在旁,他很担心。赵泽若是在他在场的情况下晕倒的,他很自责,总觉得是他间接让泽若昏迷的。

    泽若一醒来,他当即靠了上去,立在赵水涵之后。

    “我没事……”赵泽若轻声回道。

    抬眼环视了周围一眼,她在医院。撑着虚弱的身子,缓缓坐起。

    赵水涵一见,拿起枕头,别在赵泽若身后,轻柔地扶起她。

    “我为什么来医院了?”赵泽若低眼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毫发无损,“我有哪里病了吗?”

    蒙祈一听,眼眸微转,泽若姐难道不记得自己怎么晕倒的吗?缓步上前,“泽若姐,你晕倒了,是翟灏送你来医院的,你昏迷了三天了。”

    赵泽若被蒙祈这么一提醒,脑海依稀想起了晕倒在翟灏身上的最后一幕,看向翟灏,道谢道,“谢谢你。”

    翟灏低眉苦笑,他送她来医院,并不是想听到她的一句道谢。

    “泽若醒了吗?”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来人快步出现在赵泽若的面前,见赵泽若已清醒,喜悦之色浮现。

    赵泽若一脸茫然,定定地看了来人一眼,抬头看向蒙祈,好奇问道,“你朋友?”

    这一句,让在场的人愣了……

    谢俊明瞪大双眼看着赵泽若,赵泽若不认识他?

    蒙祈更是一脸吃惊,泽若姐问他,谢俊明是他朋友?

    翟灏疑问顿生,当时他送赵泽若来医院,蒙祈的说法是,谢俊明是赵泽若国内的朋友。现在却得知赵泽若不认识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水涵双眼锁定赵泽若,双眸微闭,看来出了些问题了,当即双手握住赵泽若的双肩,问道,“还记得方小瑜吗?”

    赵泽若嘴角一牵,轻笑几声,“小姨,别逗了。小瑜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和她可是死党级别的。”

    听到这个答案,蒙祈松了一口气,记得小瑜,就代表着泽若姐没出什么事。刚刚没认出谢俊明,也许是昏迷时间过久,没缓过神。

    赵水涵听到这个答案,心上大石却未掉落,松开双手,走到谢俊明的身旁,把谢俊明拽了过来,塞在赵泽若的面前,“认识不?”

    赵泽若心生奇怪,摇摇头,她不认识他,怎么蒙祈和小姨都认为她认识他?

    谢俊明这下彻底蒙了,到底怎么一回事?赵泽若不记得他了!

    “他是方小瑜的男朋友!”蒙祈急了,脱口说道。

    小瑜的男朋友?赵泽若一怔,她怎么不知道?好呀!这方小瑜竟敢瞒着她,什么都不告诉她!赵泽若想到此处,闷气顿生,刚想开口抱怨此事……

    “记得司徒梓恒吗?”

    赵水涵拉开谢俊明,双眼紧紧地盯着赵泽若,等待回答。

    司徒梓恒……

    赵泽若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不明由来一揪,伸手覆上心口,很难受,却不知这痛为何而来?用力一按,压制住这个痛疼,抬头,一字一字回道,“不认识!”

    这一回答,整个病房如同死一般沉寂了……

    赵水涵双手抱胸,果然忘记了。

    蒙祈双手握拳,泽若姐不记得司徒梓恒,爱得那么深,竟然忘记了!

    谢俊明站在赵水涵身后,脸色冷峻。

    翟灏一听,更加混乱了。

    赵水涵没说话,转身走出了病房,剩他们四人呆在原地。

    赵泽若不明为何大家听完她的回答,表情都这么沉重,为了缓解气氛,嘴角一咧,“小瑜怎么样?好些了吗?”赵泽若说出来之后,突感奇怪,怎么好像漏了什么?对!她差点忘了方小瑜受了什么伤了,补上一句,“原来方小瑜就是为你挡的子弹?之前好像记得她说爱上一个黑帮太子爷了,原来是你!还好你有良心知道来这里照顾方小瑜!”

    听完这段话,谢俊明不由得嘴角微抽,记得方小瑜,记得方小瑜伤重,唯独不记得他,不记得小瑜挡子弹是为了谁。

    蒙祈单手杵着下巴,脑袋快速转动着,太奇怪了,泽若说的话太奇怪了。如果说她失忆了,为何记得他们,记得小瑜受伤了;可如果说她没有失忆,为何她忘了谢俊明,忘了谢俊明是方小瑜的男朋友,更忘了司徒梓恒?!

    翟灏不知如何串联这一切,一块、一块分隔开来,看似正常,却怎么连接不起来。

    正当大家都不知其中蹊跷的时候,赵水涵和许雪走了进来。赵水涵离开就是找许雪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

    “许阿姨,快看看泽若姐到底怎么回事?”蒙祈见到许雪,如同看到了救星,立即说道。

    许雪手一摆,“我大致听了水涵说了情况了,不用看了。”看着赵泽若,轻叹了口气,宣布道,“她是选择性失忆了。”

    赵水涵颔首,未发一语,与她猜想的无疑。

    “选择性失忆?”

    其他三人急呼出来。

    许雪点头,“可简单说成,把其中一段回忆封闭,不愿想起。”

    许雪的解释,蒙祈和谢俊明立即明白了大半了。

    赵泽若选择忘记司徒梓恒,谢俊明与司徒梓恒是好朋友,与司徒梓恒有关,所以也把谢俊明忘记了。

    翟灏有些明白了,这种病,他听过。选择忘记的人,也是她最在乎的一个人。抬眼看向蒙祈,也许泽若并不是喜欢蒙祈。

    许雪深深地看了赵泽若一眼,到底是谁伤得她这么深,怎么会选择这种方式来忘记这样一个人?

    “你们怎么了?”赵泽若愣愣地看着满怀心思的每个人,不解袭上心头。

    “没什么!”蒙祈立即笑脸相迎。既然泽若姐选择忘记司徒梓恒,用忘记埋葬过去。好!他尊重泽若姐,以后不用再看到泽若姐痛苦的样子了。

    谢俊明见蒙祈已表态,他也理解赵泽若为何忘记司徒梓恒。也好!既然她和司徒梓恒已不再可能,倒不如忘记来得干脆。

    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谢俊明,方小瑜的男朋友!”

    赵泽若伸手握上,笑道,“赵泽若,方小瑜的死党。”

    这样一来,谢俊明成了赵泽若的朋友,不再是以司徒梓恒朋友的身份。

    “好了。泽若刚醒,我们就不要烦她了。”赵水涵抬头,笑笑开口,神情全然没了刚才的凝重。

    谢俊明点头,示意自己要离开了,方小瑜还在等着他带回赵泽若的消息,快步走了出去。

    赵水涵走多几步,拉着蒙祈往外走,“蒙祈,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小瑜吧,那边也需要人手。”

    蒙祈本想留下,听到方小瑜那边需要人手,也就跟着走了。

    经过许雪的身边,赵水涵轻轻一带许雪,示意她离开。

    许雪自然知道赵水涵打的什么主意,跟她十几年朋友了。没有停顿,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到门口,赵水涵轻轻回头,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翟灏,似在说“泽若就拜托你照顾了”,回头继续向前。

    这几天下来,翟灏为赵泽若奔走的身影,让赵水涵看清了翟灏的真心。她之前一直对这个人不是很了解,不了解的人,自然不喜不厌。现在了解了,喜欢上这孩子了,特别是他为了泽若而担忧的模样。泽若能和他在一起,她倒也能放心了。

    至于司徒梓恒,她一开始便不赞成,现在泽若忘记他了更好!免得她日日夜夜为他伤心,永远走不出来。

    蒙祈才走几步,猛地意会,看向赵水涵。她是想撮合泽若姐和翟灏!刚才就觉得奇怪了,原来是打这个心思。刚想转身回去,赵水涵察觉,快速伸手将蒙祈双手压在他背后,用力推着蒙祈向前走。她可不允许蒙祈乱了她的算盘,坏了她的好事,阻了泽若的桃花。

    因为忘记,也是一件好事。

    两个身影,两种情感

    谢俊明步伐不断交替,奔到了方小瑜所在的病房,焦躁感隐隐传至心头,他离开这么一会儿,小瑜不知如何。一想到此处,脚步愈加加快了。

    “小瑜……”才到门口,谢俊明疾呼出口。

    方小瑜艰难地扭过头来,吃力地看向门口的谢俊明,问道,“泽若怎么样?”声音微弱,却让谢俊明听得真切。

    谢俊明快跑而进,在方小瑜的面前坐了下来,生怕方小瑜太过费神。伸手覆上方小瑜的额头,还是低烧。

    赵泽若晕倒的当晚,方小瑜便发起了烧,许雪用了退烧药才帮这烧压了下来,可隔天又发起了低烧……

    退烧发烧,反反复复,直到今日。

    许雪告诉他们,如果如此往复,很容易引起并发症,当务之急必须把烧彻底压下来,不然会很棘手。

    这几天,谢俊明寸步不离,悉心照顾着方小瑜。

    国内的事情全权交给了赵水涵处理了。赵水涵的能力,不容他质疑,那是一个强大的存在。有她出手,他根本不用担心不会成功。事实也如同他预料的一样,今早传来了消息,叛徒已全部清理干净。速度之快,让谢俊明惊叹。而赵水涵的手段,更是让他佩服。一点风声都没有走漏,那帮叛徒彷如人间蒸发一般,无人知晓,无人问津。

    既然事情已处理妥当,他无需再忧,专心照顾好方小瑜才是首要任务。方小瑜为他牺牲很多,从白道堕入黑道,从学生变成大姐,从无碍变成重伤。他欠她太多了,这次就由他好好补偿她,一刻不离。

    刚才谢俊明本该继续留下陪伴,可他深知方小瑜发着烧的同时也在担心着赵泽若的情况,一听泽若醒来的消息,当即过去看了状况,才能让方小瑜紧悬的心放下来。

    “醒过来了,没什么事,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谢俊明答道。

    倒了杯水,扶起方小瑜,喂了口水,再度将她安置在床上。

    喝了水的方小瑜,好了一点点,张着泛白的双唇,担心问道,“忘记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忘记……”持续的低烧,让方小瑜的身体彻底虚脱了,说话都不成一句。

    “许阿姨说是选择性失忆。”谢俊明虽知赵泽若的病情会对方小瑜有影响,可还是如实说了出来,方小瑜并不想他骗她,她想知道真实情况。谢俊明起身,伸手放进桌上的水盆拧了一条温热的湿毛巾出来,坐下,拉起小瑜的手,轻轻地擦拭着,继续说道,“她完全忘记了司徒梓恒,甚至连我都不记得了。”

    方小瑜的手微微一紧,忘记了司徒梓恒?怎么会?

    这一微小的动作,谢俊明还是察觉到了,回道,“许是爱得太深了,爱得太痛苦了,所以选择忘记了。”说话间隙,透露着无边的悲伤。

    两个人明明相爱着,却在彼此折磨着自己。

    方小瑜轻闭双眼,心忽地坠下了。她理解赵泽若的做法,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就遗忘。只是这种方式的遗忘,真的好吗?

    这,明明是逃避……

    窒息的感觉从喉间传来,头脑顿时一热,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方小瑜手一松,谢俊明知道她有昏睡过去了。这几天都是如此,才说几句,便会虚弱得沉沉睡去。

    谢俊明帮方小瑜盖好被子,起身,走出病房,走向许雪的专用办公室。

    谢俊明前脚刚走,赵水涵便推着蒙祈进了方小瑜的病房,一松手,瞪了蒙祈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蒙祈当然明白赵水涵其中的意思,她是要他装作不知,让翟灏和泽若好好发展。如果他执意要阻止,休怪她不客气。

    自从蒙祈知道了赵水涵的真实身份,赵水涵也不再多做掩饰,那身绝好的身手时不时展现在他的面前,制约着他。

    蒙祈回瞪了赵水涵一眼,她的厉害,他是清楚,只是她这样的决定,他不赞同。瞪过之后,转身,走向方小瑜。

    在赵水涵看来,蒙祈是应允了。

    蒙祈却没有这么想,他只是假装妥协。不能和赵水涵硬碰硬,只能暗中阻止了。

    才到方小瑜的身边,看着她微微泛红的双颊,也大致猜到了情况了,方小瑜又发烧了。这个烧,何时才是尽头?再这样烧下去,并发症怕是迟早的事了,该怎么压制住这个烧?

    赵水涵察觉到蒙祈的神情变化,低眼看向方小瑜,心里泛上一阵阵心疼。她疼爱的两个侄女怎么就一个接着一个出事了?这烧,许雪也束手无策,依她而言,药是开出来,有没有效果又是另一回事了。

    赵水涵轻轻地叹了口气,移步走向窗边,仰望天空。方小瑜有谢俊明照顾着,呵护着;而泽若呢?属于她的他,在哪里?会是翟灏吗?还是那个她永远忘不了司徒梓恒?

    同一片蓝天下,一人正仰望着,听着海边的呼啸声,心中思绪万千,遥远远方,看着新加坡的方向,独自神伤着。

    泽若,你还好吗?

    自回来之后已有三天了,可却如同过了三年,果然还是放不下她。

    这个地方,他和泽若来过;这片海,他和泽若看过;这阵风,他和泽若吹过……

    场景似是昨日才发生,可感觉却是遥远的。他们之间错过了太多了,他伤她太多了,他们不可能了……

    坐在海边,拿起随身携带的漫画书,这本书,他已看过不下十次了,只因这本书是泽若看过,碰过的,捧过的。

    看漫画的习惯一旦养成,便很难戒掉了,会上瘾,根本放不开。

    泽若呢?还在看吗?

    没有看了……

    上次去了趟新加坡,泽若已不再是从前的泽若,不再架着一副厚重的黑框高度近视眼镜,不再是一身t恤加牛仔裤,不再在上课时间手捧漫画痴迷地看,不再……

    什么都不在了……

    属于他记忆中的泽若已不在了……

    他不气赵泽若把他当成冒牌男友,他不气赵泽若欺瞒他,他不气赵泽若利用他;他气的是赵泽若疏远他,他气的是不能再见到赵泽若。

    站起身,面朝大海,大声呼喊。

    “泽若,你还好吗?”

    身后,一个被阳光拉长的影子,微微发抖,“梓恒……”口里默默念着。

    梓恒回来已有三天,而他,穆希,是在今天才知道的。五味杂陈的滋味,自己尝自己受,无人知道。

    一大早跑到了梓恒的家门口蹲守着,只是为了知道结果。是他告诉司徒梓恒,赵泽若在新加坡,而他在得知这个消息当天就飞去新加坡,那般的迫不及待。现在回来了,却是这般的无息静默。

    他想知道,梓恒和赵泽若的结果。赵泽若知道他的心意了吗?赵泽若的反应如何?答应了吗?带回来了吗?

    一连串的疑问一直重复变换出现在脑海,他想知道,很想知道。

    他怕赵泽若接受了司徒梓恒的心意,跟着司徒梓恒回来;他更怕赵泽若介意赵爸赵妈的事故,不再原谅司徒梓恒,两人从此不再交汇。

    前者,是出于私心,他还爱着司徒梓恒,很爱很爱,分离的这段日子,日思夜想,与日俱增,他已快抑制不住这疯长的情感。后者,是出于爱着司徒梓恒的心,他不想看到司徒梓恒脸上永远只有哀伤,不想司徒梓恒的心永远缺了一角。

    两者互相矛盾,却又是那么自然地共存着。

    这,快逼疯了穆希!

    为了寻求一个答案,为了心中的一个那微笑的期待,他蹲守在司徒梓恒家门口,一路尾随而来。

    结果,他知道了。

    司徒梓恒一人出门,一人来海边,一人独自痛苦,一人大声呼喊。这不正是赵泽若无法原谅司徒梓恒,司徒梓恒无法带回赵泽若的体现吗?

    穆希心中又喜又悲,其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才能真切体会到。

    司徒梓恒刚刚那一发自内心的呼唤,生生扎疼了穆希。这个结果,让司徒梓恒痛苦了,难受了。

    他该不该上前安慰梓恒,还是选择默默停留在他的身后,陪着他?

    一阵心里挣扎之后,穆希选择了后者。司徒梓恒见到他,只会内疚和自责,他不该再给他增加痛苦了。

    碧海蓝天,两个人,两个身影,散发着疼彻心扉的伤感……

    海风呼啸,衣袂狂飘,却吹不走这两个人,两个身影心中那独有的哀伤……

    细沙轻飘,迷离双眼,却遮不去这两个人,两个身影眼前那思念无比的人……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前面的人没有发现后面的人,后面的人紧盯着前面的人,一个落寞,一个心酸。

    狂风扫过,寒了他们的心。

    沉寂,只有海声。

    寂静,只有风声。

    静谧,只有心跳声。

    两人,就这样站着。

    时光流逝,白昼滑向黑夜。

    没有言语,只是这么静静地站着。

    “说了再见/才发现再也见不到/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的微笑……”

    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一沉静。

    司徒梓恒接起,听完,快速转身,朝穆希所在方向飞奔而去。

    黑夜之中,司徒梓恒看不到穆希,穆希一个闪身,躲到另一处,双眼紧追司徒梓恒离去的方向,发生了什么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