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五节 决意  血龙骄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五节决意

    艾修鲁法特端着杯子的手连忙僵硬起来。

    “啊,别担忧,我只是随口说说。告诉你一件事情像你这种人,我遇到过好几个。”

    “什么意思”

    “是不是心上人被血色公爵抓走了”老板神秘兮兮的问道。“因为我看你年岁也不算很大,所以我想应该不是女儿。”

    “啊”被对方一语揭破,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愣在就地。

    “哈哈”老板笑了一下。“别这样,实在这种事情很常见。”他的手朝着漆黑城堡的偏向指了一下。“那座城堡里,可是关着几千个女孩子。虽然都是血色公爵用钱买来的,或者是别人赠送的正当仆从可是仆从怎么可能都是正当的呢真的正当的只有一种,就是被怙恃卖掉的女孩可是哪怕如此,她也有很大的可能有一位甘于为她赴汤蹈火的青梅竹马啊哈哈”

    老板凑近过来,用很轻的声音问道。“是不是想着夜闯漆黑城堡,把爱人救出来”

    如果不是艾修鲁法特头上的头盔遮掩了很大一部门容貌,那么恐怕这位老板早就吓得坐地上了。就算如此,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唯有身经百战的人才会发生这样的威风凛凛。

    “别急啊,年轻人。”老板赶忙举手体现自己没有恶意。“我只是猜的。好吧,实在这很容易猜,因为你不是第一个,预计也不是最后一个。可是,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傻事”

    “嗯,如果你想潜入漆黑城堡,那就是傻事了。因为如果是你想救人,这是乐成率最低的一种要领停止现在,尚未有任何乐成的先例。”

    “你的意思是有其他措施”艾修鲁法特让自己清静下来。

    “虽然了。你是外地人吧”看着艾修鲁法特点了颔首,于是老板继续说下去。“最简朴的措施就是,公爵大人喜欢挑战。”

    “挑战”

    “这个挑战的意思不是指战斗虽然战斗也是可以的而是指所有的挑战。例如说下棋、玩牌等等种种工具。”

    “你的意思是”艾修鲁法特疑惑的问。“和血色公爵赌上一把,赌赢了就行”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公爵大人虽然不是人类,可是他并不是那种不行理喻的怪物。嗯,他城堡里的女孩们,除了少少数有特殊理由的,实际上都是可以赎回的。虽然赎金不菲。此外他很公正甚至有点过于爱体面了。所以有许多人使用这一点来战胜他。几年前,海盗们把一次掳掠的战利品,也就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卖给了血色公爵,然后谁人女人的父亲找上门来。他没什么钱,无法赎回女儿,所以就在西瓦尼亚,就地发现了一种下棋游戏,然后上门挑战血色公爵。挑战的内容就是他刚刚发现的这种棋。”

    老板微笑着说道。“一个前所未有的玩法,虽然是发现者占了绝对上风。最终,他就这样带回了他的女儿,顺带着还从血色公爵那里刮走了一点小钱作为回家的盘费。”

    “这么简朴”艾修鲁法特可不相信。

    “啊,说简朴也简朴,说不简朴也不简朴。至少我知道失败者也有许多嗯,我知道曾经有一位赌徒特地来挑战血色公爵。虽然,不是用剑和盾牌,而是用骰子和纸牌。他或许以为自己这方面自己占尽优势,还特定邀请了三位有声望的人作为仲裁,约定了三战分胜负。双方就在城里的市政大厅对决效果是血色公爵三次全胜。然后这位赌徒就”他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成了黑邪术师的实验道具。

    “此类事情尚有不少,甚至有学者对这种挑战做出了总结。”

    “哦,这个有什么牢靠纪律吗”艾修鲁法特听出了这位老板的隐含意思。

    “啊,这个倒不是我说的,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说的。”老板也许是看着艾修鲁法特顺眼,又给他倒了一杯饮料。“他说,想要战胜血色公爵,需要几个重要的事情。第一个就是选择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如果你挑战的内容自己也只有二流水平,那最好不要来冒险了。因为吸血鬼的智力远在人类之上,他可能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掌握某种从未接触过的工具并到达一定水准。”

    “不错。”艾修鲁法特想了想,对这种看法做出了赞同。

    “第二,不能选择那些广为人知,大部门人都熟悉的挑战方式。例如说打牌、下棋什么的。因为你基础不懂血色公爵到底擅长照旧不擅长这个。要知道,他可是永生不死的,有无尽的时间可供铺张。所以他无疑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种种技术甚至是娱乐方式。这种做法风险性很大。”

    “很有原理。”

    “最后,必须要提出那种不重要的条件要害是不能让血色公爵发生恼怒、不安等情绪让他全力以赴。太过于贪婪的要求会激怒血色公爵,而如果是一个简朴的要求,或许就能让他对胜负不那么看重而松懈下来。可是,”老板最后特别加重了最后一个词。“哪怕如此,挑战吸血鬼的胜算也不会凌驾四成。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用钱解决。找个擅长谈锋的人来,来和公爵大人举行一次谈判,基本就能解决问题。”

    “谈锋”

    “啊,只要你能说服血色公爵,他会同意放人的。我说过,公爵大人并不是不讲理的人。恰恰相反,他很通情达理。可是反过来,如果你的理由不够充实,那么事情恐怕就会变得贫困他的城堡就不再会接待你。他实在并不在乎钱。”

    “血色公爵会和人决战吗”艾修鲁法特突然问。

    “虽然,为什么不会他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不是曾经有一个什么勇士在决战中击败了他吗他最后依靠赎金才换回了自己的自由”

    “可是这是他唯一失败的一次。”老板回覆。“许多眼见决战历程的人都说,并不是因为血色公爵不够强,而是因为他太大意。他原本不会输的。”他的眼光突然上下审察着艾修鲁法特。前面说过,艾修鲁法特这小我私家由于恒久军旅生涯,所以造就出一种本能的武士气质。稍微有点眼色的人就能看出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武士。而西瓦尼亚这里,雇佣兵很常见。“年轻人,该不会你是想要挑战公爵大人的战斗能力吧。”

    “我只擅长这个。”艾修鲁法特说道。也许是老板这番话的劳绩,也许是因为有足够的时间使得他的天性逐步的占据上风。此时现在,他心中的不安、痛恨和懊恼都已经逐步褪去。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行挽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解决。

    谁人吸血鬼艾修鲁法特朝着漆黑城堡所在的位置看去。虽然,因为被诸多修建物遮挡视线的缘故,他的位置是看不到漆黑城堡的,可是这不故障他想象着在漆黑城堡之中,吸血鬼的眼光正在朝着这边看过来。

    果真,压根就没有此外选择吗或者说,一场私下的决战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最好方式

    牢门被打开,两小我私家就这样放出囚牢。

    说句实话,小丫头差点以为这是一个梦,可是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最终证明这不是一个梦。

    “谁人星见夫人是格鲁尼人”蕾雅问道。“所以认识这位公主殿下。”

    星见用力的点了颔首。虽然她很怀疑这不是一个“忠诚度”的磨练,可是她最终照旧以为自己不能无视这两位被关在牢房里。不管怎么说,相互曾经一起履历过血与火。而事实也证明这不是一个磨练。看得出来,绯一脸的郁闷,可是照旧打开了牢门,把囚徒放了出来。

    看着走出来的两小我私家,星见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下一步。

    “能不能放她们脱离”她问蕾雅。

    “等等,”绯插上来,“放她们走没问题,可是这一位,”她的手指向拉莉亚。“曾经和公爵大人定下了契约。她的灵魂是属于公爵大人的。作为交流,公爵大人给了她气力,以及满足了她一个愿望。而她正是使用这一点逃走了。”

    “可是这个”

    “虽然星见夫人可以做主处置她,可是如果放她走,那她必须将气力还给公爵大人。”

    “这个”星见求助的看向拉莉亚。虽然蕾雅说她能做决议,可是星见自己的性格就那种较量软弱的类型。所以在绯用强势的态度这么说,她不知该如何阻挡。

    “没问题。”拉莉亚点颔首。对现在的她而言,这份气力并不是非要不行了。

    “嘉莉”蕾雅叫了一声,接着一个金属球突然浮现在她们中间。这一次星见算是望见了这个金属球的泛起,它似乎就是直接从地面上浮上来的就像人类在水里游泳一样,这个金属球能够在城堡的天花板、地板和墙壁之间游泳。然后泛起在她们中间。

    星见很想问问自己的姐姐怎么了,可是却又有点畏惧,不敢问。

    “能收回她的气力吗”蕾雅问。

    “歉仄,夫人,您没有这个权限。”金属球回覆道。“照旧等公爵大人回来吧。在他回来之前,”金属球漂浮着,“先让她们呆在城堡里。”

    明天就要竣事了所以随便更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