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14章 牡丹花下死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着看着,他的手就落下去了,那猝不及防的手速,再加上白纤纤此刻的思维全都在厉凌烨当初为了她而教训了凌忠的事情上,等到她感觉到腰上多了一只咸猪手的时候,已经晚了。

    鼻息间全都是凌忠身上令人作呕的酒味加上他不清洁的身体的味道,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可凌忠发狠的紧扣着她的腰,让她怎么也推不开。

    “放手,你放手。”

    “我偏不,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睡一次厉凌烨的老婆,我就算是死也值了是不是?”凌忠说着,也不管这是不是在室外了,拖着白纤纤就往一旁的车靠过去,然后,那一口黄牙便凑向了白纤纤的脸,同时还有满脸的狞笑,他今天就是要亲到白纤纤,要给厉凌烨戴绿帽子。

    “救命,救命。”白纤纤手脚并用的又打又踢,很后悔刚刚从君悦会所出来走得快了,这时候离君悦会所还有十几米的距离,要是再近些,她一定能得救的,不过这个距离,再加上凌忠此刻控制她的位置有些黑暗,她这样喊过去,她的声音已经被远处近处酒吧和会所里的嘈杂声淹没了。

    可她落下的手踢出去的脚,虽然是用尽了全力的,但是到了凌忠这里,他仿佛没有痛感似的,此刻只剩下了疯狂,强压下白纤纤,再一次的亲了下去。

    白纤纤干呕了一下,整个人行将要崩溃了。

    真没想到她曾经躲过了的这个男人,今天就要栽在他的手上了。

    就是被他碰到了都如此的难受,倘若要是……

    白纤纤觉得,倘若真到了那一步,她不想活了。

    真的不想活了。

    太恶心了。

    就在她又打又踢做着最后的挣扎却已经几近绝望的时候,忽而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喝,“住手。”

    然后就是一股风至,不等她反应过来,也没等凌忠反应过来,她人已经被一条有力的臂膀拽到了怀里,同时,就见面前的凌忠“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已经被踢飞了出去,正好撞到了路边的树上,再沿着树干滑下,倒在了地上。

    “来人,把他拿下。”随着厉凌烨又一声低喝,然后,凌忠很快就被随后冲过来的几个人给制服了,捆绑着押到了厉凌烨和白纤纤的面前。

    “厉少,饶命饶命呀,我只是吓唬吓唬厉太太而已,我并没想……”

    厉凌烨一脚踹过去,“你当我是瞎的吗?如果我再晚来一步,你就得手了。”

    “啊……”凌忠避不过,身上结结实实的又挨了一脚,“饶命饶命。”

    厉凌烨淡淡的看着倒地的凌忠,冷冷一笑,“嗯,你全身上下,只要是刚刚接触到了纤纤的地方,都应该剥层皮拿去喂狗。”

    “你……你说什么?”

    “本少的话从来不说二遍,凌忠,你知道我刚刚在听到你对纤纤说过的所有的话时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事吗?”

    “什……什么事?”

    “那就是后悔当初只让你破产了,其实还应该再多做点事情的。”说着,厉凌烨的目光狠扫了一遍凌忠。

    凌忠一个抖擞,“厉凌烨,你要干什么?”

    厉凌烨此时却不在看凌忠了,而是轻搂过白纤纤,眸光也温柔的落到了她的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终于回神了的白纤纤摇了摇头,“没有。”

    “那还好,说吧,你想怎么处置他?”长指轻抬,将白纤纤落在额头的一缕碎发撩到耳后,柔声说着的同时,也是紧握着白纤纤的手,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了白纤纤在颤抖的身体。

    显然,是被吓坏了。

    白纤纤咬了咬唇,很庆幸厉凌烨的及时出现,否则,她现在很想把自己的唇给脱一层皮,不过,就算凌忠没有碰到,可她还是觉得恶心,就觉得凌忠残留在她身上的气味还是特别浓,浓的让她恶心。

    所以,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是想冲个澡,然后狠狠的揉搓一遍自己,否则,就连呼吸都要困难了,眸色满是信任的看着厉凌烨,“你替我处置他就好,厉凌烨,我想洗洗。”

    这后面的,她越说越声,声的只有她和厉凌烨两个人能听见。

    “好。”厉凌烨轻轻点头,微微弯身就打横抱起了白纤纤,她身体还在抖,他舍不得她这样自己走路,同时,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人道:“交给你们顾少,怎么处置都随他。”

    对于处置一个人,他还真比不上顾景御,所以,把凌忠交给顾景御绝对是上上选。

    一听到‘顾少’,凌忠就知道厉凌烨是要把他交给谁了,顿时整个人都吓尿了,冲着厉凌烨的方向喊道:“厉少饶命呀,不要把我交给顾少,不要……”

    只是这后面他再喊什么,厉凌烨全都听不到了,抱着白纤纤稳稳的走进了君悦会所,再进电梯,直奔白纤纤不久前把他送进的他的总统套房。

    怀里的女人还在颤抖着,感受着她身体的抖动,厉凌烨忽而有些后悔了,单手抱着她单手拿出了手机就拨给了顾景御。

    顾景御仿佛知道他此刻单手拿手机很辛苦似的,一下子就接了起来,“姓厉的,才给我找了事情做,这又要再加点事情了?”

    “没,收拾凌忠之前,我先会会他。”

    “好,到时候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全都让人准备了,保证让厉少尽兴。”

    “滚。”听着顾景御越说越引人浮想联翩的句子,厉凌烨直接挂断了。

    虽然知道顾景御绝对是为了他,不过他可不想顾景御在妻子耳中荼毒那一句句。

    他的妻子,是最干净的。

    耳朵里清静了,白纤纤闭上了眼睛,把自己更深的朝在厉凌烨的怀里,同时,也狠吸着他身上清冽的好闻的男性气息。

    人与人之间,人比人真的气死人。

    凌忠和厉凌烨两个人明明今晚都喝了酒。

    可是凌忠身上的酒味就让她恶心,而厉凌烨身上的酒味却就是好闻,好闻的让白纤纤深嗅着,不想停下来,以此来忘却凌忠身上的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