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蛇跑了  我在宠物店打工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辞职了,正在去a市的火车上。”

    “妈我解释很多次了,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

    “我都照你安排做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熊孩子的一声惨烈尖叫打断了鹿绯的话,她愣了愣,狠狠皱眉挂断了电话。

    一切决定得太仓促,胡乱写了辞职信,胡乱收拾了行李,胡乱订出租屋,四十八时之后,她脑子一片空白,被迫坐上了去往a市的火车。

    ”给我吃,给我吃!你坏!“前座的熊孩子不停摇晃座椅,鹿绯板着一张冰块脸往后缩了缩,车票买得急,只剩下嘈杂混乱的普通车厢。

    狭窄、乱、吵,还有她身边坐着的男人——

    鹿绯转头看去,那男人蜷缩在狭窄的座位上,带着墨镜倚在车窗昏睡,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像刚从煤堆里爬出来,右手垂在膝上勾着棒球帽,左手插在口袋里摸手机。

    他没睡之前,鹿绯偷瞄见他在聊天,打了三个字:他没死。

    天知道整个车厢里都是什么人?

    鹿绯绝望地翻了个白眼,谁知突然,一杯芬达从天而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罪魁祸首趴在前座的椅背上看她,鹿绯摸了摸脸上的汽水,心底的火气蹭一下冒了出来。

    “你……”

    “你干什么呐!快坐好!”熊孩子的母亲从前座站起来,仿佛没看见鹿绯湿透的衣服,若无其事地把孩子抱了回去。

    鹿绯瞪着那女人的后脑勺,伸手抄住了她的马尾辫,疼的女人大喊了声“哎呦”。

    倚在车窗上的男人晃了一下,墨镜下的眸子缓缓张开。

    “你孩子泼了我一身汽水,没看见吗?”鹿绯硬邦邦的话让女人瑟缩了一下,但一转身,发现她只是个瘦瘦的姑娘,顿时又有了底气。

    “你那衣服是雪奈儿还是阿瑞妮啊?脏了自己擦擦不就完了,年纪就这么多事——啊!你干什么!”

    鹿绯抄起邻座的保温杯狠狠泼了那女人一脸茶叶,然后若无其事地坐下,“脏了你自己擦擦,别那么多事。”

    “你这么大人了跟孩子计较什么!心眼!”那女人用家乡话狠骂了鹿绯几句,又不解气,上手抓向鹿绯的衣领,丝质衬衫竟被她扯开了个大口子,白皙的肩膀上留下深深的五个红指印!

    鹿绯忙着挣扎,就见那女人扬起另一只手要扇她巴掌,她绝望地闭上眼,而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出现。

    “为难她一个姑娘干什么?”沙哑低沉的声音从耳畔响起,鹿绯转头看去,身旁那男人不知何时醒了。

    紧接着,一件带着体温的黑色皮衣落到鹿绯头上。

    “你就是这么管教孩子的?做错了事应该说什么?”那男人站了起来,背阔胸宽,腰挺得笔直,精瘦的手臂拦在鹿绯面前,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熊孩子的妈妈怯生生望他了一眼,声说,“对不起。”

    “向她说,大声。”那男人修长的手指一弯,差点戳上鹿绯的鼻子尖儿,她没出息地打了个喷嚏。

    可能是皮衣上土太多了。

    火车沿途停靠,那女人瑟瑟缩缩地从前座抱起孩子,头也不回地下了车,那男人从墨镜里望了一眼,眸光中的冷意好一瞬才收敛。

    鹿绯声说:“谢谢。”

    “出门在外,还是别太张扬。”

    鹿绯愣了愣,转头问他:“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她儿子做错事了不懂道歉,我还不能教训了?”

    男人薄唇抿了抿,想了半天,这么说道:“免得遇到什么难处。”

    刚说完,鹿绯把皮衣还了回去。

    “谢谢你帮我,但如果有下次,我还是这么做。”鹿绯拢着被撕裂的衬衫,肩膀上鲜红的五个指印看着让人心疼,她却满不在乎,“她本就应该道歉,不是迫于你的威胁,而是认识到自己做错了。”

    这话倒是有意思,那男人刚要摘下墨镜将鹿绯看个仔细,鹿绯将书包往胸前一背,遮住衣服的裂缝,起身走了。

    “谢谢,再见。”

    男人看了眼屏幕,火车到站了。

    迟勋缓缓摘下墨镜,那双狭长黝黑的眸子轻轻眯起,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俊脸沾着不少污迹,英气却未被掩盖半分,他凝视着鹿绯离开的方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现在的姑娘怎么了,衣衫不整,孤身独行,深更半夜,说她是要进狼窝的绵羊都不夸张,她到底倔强什么?

    迟勋静静地等着身边的人下车,忽然微信跳了一下,是租他房子的人发来了消息。

    “我今晚在车站酒店留宿,明早搬入,家中是否有人?”

    迟勋回复了个“是”字,手指忽然停在了屏幕上。

    虽然过了几十秒,鹿绯的影子还是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倒是有些特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