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十三章 混乱  我在宠物店打工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伸手摸了摸鹿绯的头,“你说得没错,以后再交朋友,一定要知道对方好坏再决定。也不要太冲动,今天这件事如果你先了解清楚了,就不会起这么大的冲突。”

    虽然说着教训鹿绯的话,但声音却比谁都温柔。

    鹿绯难得低头听这些教训,并且反省,“我知道了。”

    “本来我还想大事化了,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乖乖的去给我道歉,不道歉,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酒吧大门。”迟勋又转向那群混混,声音冷漠霸气。

    “你!”

    那些人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只能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鹿绯身上,期望她还能做点什么。可是鹿绯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于是其中有人自暴自弃了,“说我们如何如何,鹿绯,你真以为你那个男朋友是多好的一个人吗?你恐怕不知道之前他以帮我们解决某个问题,威胁我们不许再跟你联系。”

    迟勋顿了顿没有过多慌张,可是心尖细微颤抖了一下。

    鹿绯安静了两秒才抬头去看他,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让她无从消化,此刻脸上面无表情,眼神中也没什么情绪和温度,可就是这种样子,竟然无端的让迟勋害怕了一下。

    “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不过他们惹了事才来找你,我就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他们慢慢消失在你的生活里,否则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只会继续重演,没有尽头。”

    迟勋坦诚的解释完,手却紧紧握住,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霍铭却看到了。

    “说我们是狐朋狗友,鹿绯,你就认了吧,你这辈子都遇不到什么所谓的好人!”

    这些话好像严重刺进了鹿绯最脆弱的心脏,她身体微微一颤,迟勋下意识伸手要去扶她,却被一手推开。

    “我知道你想怎么解释,为了我好是吗?但是你做了之后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今天他们说出来了这件事,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为了我好就可以暗中算计谋划。我是不懂怎么谈感情,但两个人在一起,就算要给彼此一点空间,也不至于可以算计对方吧?”

    算计后的隐瞒,这些事,从别人嘴里知道的这种感觉,她无法接受。

    迟勋习惯了,曾经的生活圈子身份包括任务在内,他只有一次一次的去算计才能胜利。

    虽然他已经减了力度,可他知道,鹿绯为此生气了。

    “我……”一向很会为自己争取的迟勋,现在面对鹿绯竟然失去了解释的勇气,或者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先回去了。”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迟勋想要去拉她,却被霍铭阻止。

    回头,冷厉的眸子扫视过去,霍铭鄙夷的看着他,“你现在冲上去如果有可以解释的话说我不拦你,但如果你能够解释,刚才就不会沉默。”

    迟勋收回视线,又转向那群混混,勾起冷笑,“除了对鹿绯隐瞒这件事,我做错了以外,我还做错了一点,竟然没把你们的嘴完全封住,是我失算了。”

    “反正你们已经跟鹿绯摊牌了,从今天开始就别再想踏进a市
    之后的事就交给霍铭收尾了,霍铭押着那群混混,打了一顿,让他们给少爷道歉之后,这件事暂且结束。

    而迟勋被带到了他们之前经常聚在一起的房间。

    霍铭走进去就看到了企图借酒消愁的迟勋,笑了一声,“心理学都学到哪里去了?换个圈子谈恋爱,就变成这样了?”

    “老大叔一个,不知道退休多少年了,还没从那个圈子走出来?”

    那种曾经的寂寞被很多人记得,因为他能够算计到以及能够看到的东西太多了,只是谁也没想到,现在这个算计竟然成了累赘。

    迟勋被讽刺得一个就被扔过去,被霍铭稳稳接住,对方还在继续挑衅,“怎么,恼羞成怒了?”

    但是即便现在心情不好也能看出来,霍铭其实在安慰他,以及告诉他,他到底错在哪里了。

    “你做的那些事我可以理解,你家那位朋友也是可以理解的,她虽然倔强但不是不明道理的人。”

    “不过你的方式方法以后需要温和一点,否则……她是你女朋友而不是敌人,你不需要不计后果的去算计和隐瞒。”

    “她和敌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别人被你算计了之后就会被抓,之后再无翻身之地,而你的女朋友,你要么做到你算计了,她能够原谅你,要么就做到隐瞒到你们死她都不知道。”

    霍铭话音落下,将酒杯重重砸在桌面上,酒水洒出来了一点。

    迟勋这样通透的人其实不用说太多,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已经了解到了。于是,他起身拍了霍铭一下,转身大步走出去。

    霍铭撇了撇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走出酒吧,便有酒吧的接待看到他后说,“迟先生,刚才有位姐说让我把车钥匙给您。”

    迟勋将钥匙接过来走到停车场,果然看到自己的车就停在那里,有些担心鹿绯没有回家去了其他地方赶紧上车往家里赶。

    好在鹿绯虽然这样讲,但不至于太任性,大晚上的还是回家了。

    看着回来之后还帮一大一两只阿拉斯加弄了吃的,迟勋心里柔软了两分,去敲鹿绯房间的门。

    “鹿绯,我有点事想和你聊一聊可以吗?”他尽量放软了声音,让自己的态度提起来更加诚恳。

    过了一会儿里面才想起一些动静来,然后门被拉开入眼的是低垂着头的鹿绯。

    迟勋领着鹿绯往客厅走,两人在沙发上坐下,那一大一一依偎过来,不过都被鹿绯扒拉进怀里,一副需要好好被治愈一下的样子。

    迟勋眸光柔了柔,低声对她说,“关于之前的一些事我道歉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不过,如果不是发生了今天这件事,我之前如果告诉你,我让你的朋友们不再联系你,你恐怕会跟我吵架。”

    这是真的,鹿绯没有反驳。可有些事,理智上能够理解不代表情绪上可以接受。

    “我说这些也不是为了给自己辩解,以后我会注意这方面不再惹你生气,可以吗?我是确切认识到这次的错误了,所以我会给予改正,由你来监督我,好吗?”

    迟勋是完全把自己放在弱势的一方,在请求鹿绯,一向吃软不吃硬的鹿绯这个时候自然也不可能再那么硬气了。

    “这是你说的,如果以后再犯怎么办?”

    “到时候我任凭处置不过有一点,如果没到那个地步,我不允许你提出分手两个字。”

    分手……

    鹿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将视线收回去,虽然之前一直都是默认关系,可真正提出来还是有点触动。

    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啊。

    见朋友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了,迟勋笑了笑,一副哄孩子的语气说,“那我们这样算和好了对不对?”

    鹿绯安静了两秒才点头,“算是吧,不过我要看你表现再决定。”

    没关系,只要她能够接受就好,这件事的错确实在自己。

    “好。折腾了这么久,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想吃什么吗?冰箱里应该还有很多食材。”

    “想吃海鲜……”鹿绯说。

    迟勋顿了一下,想到朋友心情不好,想吃自己喜欢的东西,“那就出去吃吧,现在应该还有店开着门。”

    鹿绯立刻起身,迟勋拿了车钥匙递给她,“刚刚才想起来我在酒吧里喝了点酒,按理来说不应该酒驾的。”

    鹿绯瞪了他一眼,将车钥匙接过来,“再有下一次,我直接把你送到召唤部门,该怎么罚怎么罚!”

    “不会有下一次的。”刚才是太着急忘了,好在只喝了一点点,几乎没有影响。

    然而这个时候的他们都还不知道,原本就有人盯上他们了。鹿绯又在鱼目混杂的酒吧里闹腾了一番,导致更多人知道她了。

    至于这些人是谁……

    那一天酒吧的事结束之后,鹿绯虽然说的是原谅迟勋了,不过迟勋还是有些心虚的,所以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讨好,并且更加细心温柔的照顾鹿绯,鹿绯欣然接受。

    过了几天迟勋觉得最近有些事让他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在暗中进行着,可是一时间又查不出端倪来,为了保险起见,他联系了一下周组长。

    周组长看到他之后明白他已经发现端倪了,因此表示,“我们还在追踪那个大型虐宠事件,真正的大鱼还在后面没有查出来,不过最近他们好像有所行动,可能跟鹿绯有关。”

    “什么意思?”

    “这还只是我们的猜测,因为鹿绯当时参与并且是算计了他们的主要人物,当时那个行动是大规模的,也抓了不少人,肯定打草惊蛇了。”

    “再加上虐待宠物的这些人,肯定有一定的偏激心理,不排除他们会对鹿绯动手。你最近感觉到有人跟踪的那是我的人手,不过,暗中应该也有人盯着你们。”

    “鹿绯说到底只是普通人,你也退役了,我想的是不把你们再拉进来,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可能了。”

    “无论如何,我都会亲手抓住他!”迟勋沉声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