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十五章 雨神宫  猎奇之安魂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梁武起身写了一封信,把花狸抱起,藏到了床底下,为了防止花狸出来,把信放在了她显眼的地方。离开时还是有些不放心,弯下身子看了一眼睡的死死的花狸,又把凳子拖了一个到床边挡着,才稍稍放心的离去。

    胡志回去的路上心里有点犯嘀咕,看着梁武的眼神,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王虎见着胡志回来了立即走过去问道“你有看见一个红衣男人吗?”

    胡志奇怪的看着王虎面色有些不好看,回道“没有。”

    都是这么了?这么今天都奇怪的很?

    王虎揉着脑门道“不可能啊。”

    胡志看着王虎问道“到底怎么了?”

    王虎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撞见鬼了,等明天回去我要去找个大神去去晦气。”

    胡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不是一向不信这些鬼神的吗?怎么一下子就神叨叨的。”

    王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看着胡志道“以前是不信,现在是怕了。我还是想好好活下去。”

    花狸睁开眼睛,瞬间感觉浑身酸软,看着眼前的黑影,愣住了,什么东西盖在眼睛上?花狸抬手拿下遮挡在眼前的信纸,借着光看着上面写着的几行字,面上一片镇静。侧头看着床前的椅子,从床底的另一侧爬了出去。花狸站起身拍了拍灰尘,把道士写的信丢在了桌子上。从怀中拿出张夫人给的那瓶药,抹在脸上。不出片刻花狸面上的疤痕慢慢的消散,花狸找了个铜盆,看着面上的变化,眼神有些不喜。脸上一片蜡黄,若是是那一双充满生气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生命要濒危的人。

    花狸坐在房中许久,见着人还不回来,便拉开了房门,看着外面日头已经高挂,又关上了房门。在房间里坐了下来,静等着梁武回来。

    “你脸上敷的什么?”

    花狸闻言看了过去,只见一身黑衣的丹宵,面色疲倦飘在空中。

    “你来了。张夫人给的药膏,效果挺不错的,立马变脸了。”花狸笑着道

    丹宵凑近细看着花狸的脸,眼中带着不喜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十二个时辰后就恢复原样了。你这脸看着就像别人给你镀了一层铜。”

    不似他的药,药效发作就恢复原来的模样了。

    花狸嘴角抽动了几下,什么叫镀铜,只不过是稍稍黄了一点而已。

    丹宵精致的脸上面无表情道“我来了好几次,都没有见你醒过来,还以为怎么了呢。”

    “喝醉了。”花狸面上带着淡笑,看着丹宵眉眼中的疲倦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丹宵就像突然想起来了一样,从怀里拿出一瓶药递给花狸道“吃了。”

    花狸没有接过来,看着丹宵问道“什么药?”

    丹宵一个抬手,就把丹药强行塞进花狸的嘴里,随即退后道“冒犯了。”

    花狸冷着眼看着丹宵,没有说话。药在嘴里化开,巨大的苦味散发出来,花狸的面色瞬间黑的不能再黑了。

    丹宵看着花狸神色,精致的面上暗了暗,如实道“有助于身体融合的药。”

    花狸黑着脸道“真难吃。”

    丹宵眼里瞬间冒出了怒火道“你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这可是我冒着危险在魂崖采的蓝果。你还敢嫌弃!”

    花狸淡淡的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狸院的东西弄坏了。”

    丹宵看着花狸黄铜一样的脸,怒火瞬间散了,眼神飘忽的道“幽篁还有事情找我商量,先走了。”

    说完人瞬间没了。

    花狸轻哼了一声笑了笑,丹宵要是不做错事,绝对不会有这么殷勤。

    “你醒了?”梁武推开房门,看着坐在桌边背对着他发出冷笑声的花狸,低声问道

    花狸回过头看着梁武应道“嗯。”

    梁武看着花狸的脸,瞬间眉头紧皱,道“你的脸?”

    花狸淡笑着道“没事。”

    梁武怪异的看着花狸那黄的发黑的脸,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套道士衣服丢给花狸道“你去换上,我带你去熟悉下雨神宫。”

    花狸道“你不出去?”

    梁武坦荡的看着花狸道“都是男人有什么忌讳的。”

    花狸笑眯眯的看着梁武,意味不明的道“因为都是男人才忌讳。”

    梁武瞬间楞住了,怀疑的看着花狸,起身出去关上了房门。

    花狸笑看着沉默离开的梁武,笑了笑。看见他头顶飘着的半截身子,好似比昨天刚见时魂体要浓了不少。

    梁武站在门外,眼神忽明忽暗的。张开嘴露出一口黑牙,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梁武头顶上本来转动的半截身子,也停顿了下来坐在了他的头顶上。

    另一个道士看着站在门外的梁武,立即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梁武看过去道“来了个给我们抱柴的人。”

    道士立即一喜道“真的?”

    梁武点了点头,道“你早点休息,等会我带着他熟悉下路线。”

    道士笑着应道“恩,你忙完了也早点休息。”

    “恩。”梁武轻声的应道

    不出片刻,花狸一身道士的打扮走了出来,头发跟梁武一样在头顶固定住。梁武面上布满愁云的看着花狸声问道“昨天碍于胡志在,没有多问,你确定要在雨神宫呆下来?”

    花狸笑着道“我难道表现的还不明显吗?”

    梁武看着花狸道“你不后悔就来吧。”

    花狸看着梁武的背影,声道“你要我带给胡志两人的消息没有送到。抱歉。”

    梁武回头看向花狸沉声道“这都是命怨不得你。”

    花狸看着梁武的脸上那带着死气的神情,沉默了半响道“你是不是出来什么事情?”

    梁武笑着摇了摇头道“无事,走吧。”

    花狸见着梁武不愿意多说,也不再多问。

    梁武在前面,声的叮嘱道“你以后你要往正殿去,心点雨丰,她不是个善类。”

    花狸笑眯眯的应道“知道了。”

    刚入夜,花狸送了几次柴,便不走了,绕着那个铁炉子转悠着。

    瘦弱的道士笑看着花狸道“兄弟还是别太好奇了,好奇死的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