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那年那兔那些事  穿越诸天之天道伤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一个特殊的空间。

    那年,宇宙的一边,有一颗美丽的蓝星。上面,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种花家。

    在这里,炎总和黄总首先统一了这片地区。所以种花家居民都以炎黄自称。

    又经过了很多很多年,始皇帝一统六国。种花家的统治者称之为皇帝,接着还有汉唐盛世。蓝星的朋友们都以到种花家进贡而感到荣耀。

    然而,一切繁华,都是有限的……

    “就这?话说我们来是干什么的?”

    李虞看着面前一只萌萌哒死兔子,脸皮直抽抽。

    穿越,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李虞一点都不感觉意外。

    只是这次的穿越好像出了点儿问题。并不是他穿越成了兔子,而是是他见到了一只兔子。

    根据兔子保留的信息记载,李虞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背景。

    这是一个叫做蓝星的星球,有一个叫做种花家的地方。

    这里的历史,与地球上的华夏惊人的相似,在种花家的兔子坚韧的精神与行动下,种花家建设的越来越好。

    每一只兔子,都有一个大国梦。

    “这方世界的天道十分脆弱,我们无法进入。但是应天道的邀请,完成一个任务,我们过来也就走个过场。”

    云冰冷的声音传来,李虞却叹了口气。自己努力了这么久,云还是一点变化都么有。当初为了救自己一名,云拼着丧失人格的危险爆发,严重损伤了ai。

    “行,但是这也太穷了吧?报酬就是一只死兔子?我们要来干什么?做红烧兔头还是烤兔肉?”

    李虞指着地上死了都依然很萌很萌的种花家兔子,真要自己把他给烤了,还有点儿不忍心呢。

    依稀记得,《那年那兔那些事》系列的片子还是看过的,对于那些让他曾经感动无数次的兔子们,内心可是很敬佩的。

    “没办法,这个世界能够承受秘力的,只有兔子们了。这是天道送来的一只兔子身体,你的意识进入,然后送你去他的世界。”

    云说着,就催动力量,整个空间就像烟雾一样散开。

    李虞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阻止,为了治好云的后遗症,他必须穿梭无数的世界,与天道交换秘力。

    空间变换,李虞又来到了一个虚幻的空间内,这是天道空间。

    “您好,尊敬的客人,欢迎您的到来!”

    李虞刚刚以兔子的形象出现在天道空间内,就有一个萌萌哒萝莉音说到。

    “你就是这里的天道?找我来做什么?”

    李虞看得出,这个天道很弱,而且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明显有些害怕。

    “您好,客人。我从朋友那里听说过您的事迹,我想请您帮个忙,作为报酬,就是这些神秘的力量。”

    萝莉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些颤音,应该是努力克制自己害怕的心理造成的。

    “好,既然你听说过我的事迹,应该明白,我并不是一个好人。但我却是个守信的商人,谈好的条件我会信守到底的。

    你太弱了,这样弱的天道我曾经干掉过很多。但都是他们先惹我的,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我跟你之间只是公平交易,你出钱,我办事,咱们两不相欠。

    如果你背地里耍阴招儿,我相信你承受不了我的怒火。”

    李虞话语冰冷,听得萝莉心肝儿一跳一跳的。

    “我……我……知道!只是请您帮忙杀个人,不会太麻烦您的。”

    萝莉一边说着,一边显出身形来。是一只巴掌大的粉红色兔子,大眼萌兔超级可爱。

    “咦,好可爱的兔子。你要我杀谁?”

    杀人?呵呵,李虞早就麻木了。

    “吃油!我要你杀的人是涿鹿之战的吃油,他本来应该在黄总和炎总的合力打击下败北的,最后身死道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吃油如有神助一般,竟然打赢了炎总和黄总,还把他们两个给打死了。

    种花家的历史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吃油占了中原之地,将战火烧向了大江南北,种花家的历史彻底歪楼了。”

    萝莉眼睛里都快滴出泪来了。

    “什么情况?蚩尤这么牛吗?”

    李虞有点懵,逐鹿之战确实是重要战役,影响着整个种花家的文明走向。

    “我怀疑吃油是重生了,而且不止一次。但我发现吃油战胜了炎帝和黄帝,就试图着把歪了的历史给掰正。”

    萝莉有些委屈,她都试着崩坏整个世界了,然后每次轮回的时候,都有意针对吃油,结果还是失败了。

    “你送我进入你的世界吧,可以直接送我去蚩尤的身边。”

    李虞对这个世界有一点儿了解,战斗力都是渣的,根本不需要考虑太多,直接钢正面就可以了。

    当李虞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面前好大一颗兔子头正在盯着他。

    “哇!兔子,你突然睁开眼睛很吓人的你知道吗`^′?”

    吃油突然大叫一声跳开,还拍了拍胸脯,安抚一下自己受惊的心脏。

    “怎么没把你给吓死呢?”

    李虞很奇怪,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一般无二,只是头上带着一个牛角头盔的大白兔子,很自然的就知道他是吃油。

    “吃油?不是蚩尤啊!”

    李虞心道,原来不是萝莉发音不准,而是这家伙就叫吃油。

    “乖乖,我才不怕死呢。只是如果就这么被吓死,也太憋屈了。喂,兔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真想拜托这个噩梦……”

    吃油似乎与李虞很熟悉,两只兔子对坐在一张大桌子前,看情形是在喝酒。

    “酒不错!味道甘甜,醇厚芳香。”

    李虞拿起桌上的杯中之物,浅尝一口,发觉味道真的很好。

    “果汁儿,今天早上刚让人摘的,特新鲜。你多喝点儿啊,不够再让人弄点儿。”

    吃油哈哈一笑,拿起一个果子就啃,咔嚓声清脆悦耳。

    “我有一个问题,很好奇,你的名字为什么叫吃油?”

    李虞也不计较自己喝的是什么,以他的丰富经验,这的确是果汁儿,不过却是一种天然带有酒精味儿的浆果的果汁儿。

    “死兔子!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问一遍啊?大爷我轮回重生了几十次,每次见你都特么的问一遍这个问题,你很烦知不知道?”

    吃油把手里的果子往桌子上一拍,咬牙切齿的道。

    “唉!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兴许是第一次涿鹿之战。那个时候,我跟炎总还有黄总争地盘儿,三方人打的难解难分……”

    事实证明,任何带有酒精的饮料都能够喝醉。吃油早就已经喝了不少了,再加上心情郁闷,所以很容易喝醉。

    醉酒以后的吃油,就开始讲他的故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