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百五十章 朋友出事  位面之狩猎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求订阅

    ============

    回到现实世界的家中,黄少宏将手机从行囊里取出来扔在茶几上,然后从自家冰箱里取出一瓶冰镇的威士忌,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喝了进去,怎一个‘爽’字了得!

    打开音响,下一刻抒情的音乐在房间里飘荡,黄少宏将自己扔在在沙发上。

    把‘宠物小黑龙’放了出来给他点上一根雪茄之后,就让这小家伙自由活动。

    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黑龙,尼玛就跟个小鸡子似的,一点也看不出来长大,会不会是活动太少的原因,黄少宏决定以后没事就放它出来溜溜,你没看养宠物的都得出去遛狗嘛!

    黄少宏告诉小家伙不许出房间,不能搞破坏,否则下锅加葱姜蒜的伺候!

    说完他自己眯着眼睛半靠半躺在沙发上抽着雪茄合着冰镇威士忌享受起来。

    剧情世界虽好,充满了各种机遇,但同时也伴随着各种危险以及突发情况,即便对黄少宏来说不算什么,但需要操心的事情也是太多,方方面面哪里都需要顾及到了。

    只有回到现实世界的家中,才是他真正能够全身心放松的时候。

    这一次回来他要放松一个月,顺便等着新世界的开启。

    才轻松了一会,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妹子黄秋珊那丫头打来的,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出去吃个饭。

    黄少宏估计这丫头定然是又瞎给他和李梓涵牵线了,当即随便编了一个借口拒绝,说自己刚吃完正躺在床上准备与周公下棋呢。

    黄秋珊不满的抱怨了几句,说最近约他怎么老没空啊!

    黄少宏心说我刚闲下来能告诉你吗,然后就在电话里懒散的道:“还有事没?要钱就直说,没事儿就挂了!”

    黄秋珊见他要挂线,连忙说起正事儿,还有一个月这丫头就放寒假了,说要和黄少宏一起回家过年。

    黄少宏弱弱的问道:“我这边比较忙,过年不回去行不行?”

    黄秋珊嘿嘿冷笑:“我只是个传话的,你要回去别和我说!”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黄少宏揉了揉脑袋,现在有两个头痛的问题又摆在面前。

    第一个就是,眼看着再有一个月就到年底了,怎么也要和黄秋珊那丫头回家见给二叔二婶拜个年,可怎么和二叔解释这一年发生的事儿啊?

    估计黄秋珊那臭丫头早就把自己卖干净了,什么住两千多万的房子,开着百万豪车,出入都是高档酒店......记得上次二叔打电话过来语气就不善,言语之间还怀疑他做了什么非法乱纪的事情。

    若不是黄少宏当时在电话里赌咒发誓的说自己绝对没有沾染黄、赌、毒,估计二叔当时就抄着两把菜刀杀过来了。

    关于这个问题似乎没有选择,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个令他头痛的事情是来自剧情世界。

    寡姐昨天和他说不想一天到晚围着男人生活,让当时听到的黄少宏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你这是要和我分手吗?”

    寡姐当即献上香吻:“当然不会,别忘了我的灵魂都属于你,我不过是想做一个真正的特工,体验那种刺激的生活,要不然老娘这一身技能不就白学了吗......”

    黄少宏无奈的道:“别忘了你就是这么刺激到我手里的,然后差点被我弄死,要不是以身相许,现在你坟头草都一米高了!”

    “......”

    寡姐狠狠捶了男人一拳,然后抱怨道:“别忘了我才十五岁,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

    禽兽,听到对方爆出的年龄,黄少宏暗自骂了这小妞一句,岁数这么小就把他......咳咳......他要早知道对方的真实年龄,肯定不会那什么的......

    话说回来,就寡姐那个胸围,他还以为怎么也得十八了呢。

    对于寡姐的抱怨,黄少宏也理解是怎么回事,寡姐的野性是深入骨子里的,尤其是如今的她还处在那种喜欢刺激的年龄,根本没有后世那种历尽沧桑,厌倦冒险生活的成熟思维。

    而且西方女性就是这个样子,性格独立的厉害,一点没有东方女性出嫁从夫的优良品德。

    寡姐是这样,劳拉也是这样,前两天黄少宏还回了‘寻龙决’世界一趟,想陪劳拉在在克劳馥庄园浪漫几天。

    结果管家荷里告诉他,老爷理查德·克劳馥带着劳拉去南极冒险看北极熊去了。

    黄少宏瞪了荷里半天:“你确定不是耍我,你们家南极能有北极熊?”

    荷里翻了翻白眼:“你这是歧视我没有常识吗?反正去南极了!”

    后来和劳拉通过电话,才确信是真的......荷里真的没有常识

    现实世界,接着想之前的问题,黄少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冰镇威士忌,仔细考虑了一下,反思自己不该太过大男子主义,剥夺伴侣的独立个性。

    只要不给他带绿帽子,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有自己在,那些娘们惹出多大麻烦自己都能给她们兜着,总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吃亏也就是了。

    黄少宏想着回头叫娜塔莎给寡姐弄一个金刚狼的自愈能力,到时候就不怕她有危险了。

    嗯,至于劳拉那边,除了自愈能力之外,‘城隍符篆’也得多带一些,她那个冒险爱好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到超自然现象。

    心中有了决断,立刻再次轻松起来,熄灭了手里的雪茄,就在这沙发上闭着眼睛小憩起来,直到......他闻到了一股燃烧的烟味。

    睁眼看时,发现卧室里冒出丝丝缕缕的黑烟......

    黄少宏连忙起身,一脚将关闭的卧室门踹开,顿时一股浓烟喷了出来,伴随着热浪和高温。

    不过这些浓烟和高温自然奈河不了黄少宏,他眼睛一扫就发现卧室的床、家具、甚至地板,已经燃起熊熊大火而且正有蔓延的趋势。

    小黑龙正在那火焰上方呼扇着翅膀,焦急的朝着火焰上不断吹着气,好像是要把火焰吹灭一样。

    但它每吹出一口气,就有一股火焰喷了出去,于是乎那些火焰燃烧的更旺了。

    “我让你作妖!”

    黄少宏从行囊里抽出一个平底锅‘duang'的一下直接把小黑龙拍在地面上,平底锅的锅底上立时凸显出一个小飞龙的形状。

    然后他又放出双头奇美拉,奇美拉一出来顿时占领了房间一大半的空间。

    黄少宏无奈对着那火焰指了指,心意相通之下,奇美拉两个头之中那个喷寒气的头,张口就是一股冰寒之气,瞬间火势熄灭,刚才还着火的地方此时已经覆盖了一层冰霜。

    收起奇美拉,黄少宏见到被熏黑的卧室和已经烧炸裂的窗户,这个郁闷啊,小黑龙扑扇着翅膀飞到他身旁,凑过来用小脑袋拱了拱他的脸。

    心意相通之下,黄少宏知道小黑龙在心里正在向他解释,原来后者在房间里四处玩,听从主人的话并没有出去,也没有淘气。

    但黄少宏这间房子有一个月没打扫过了,房间里不少灰尘,四周还都拉着窗帘,小黑龙飞到卧室的时候,想把窗帘掀开,朝外面看看主人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结果黄少宏一个月没打扫的房间,搬进来之后也没换洗过的窗帘,可想而知小黑龙在咬住窗帘一拉的时候,会有多少灰尘落下。

    被灰尘弄进了鼻孔中,小黑龙顿时打了几个喷嚏。

    然后......窗帘就被点燃了。

    小黑龙智商很高,知道闯祸了,立刻就咬住着火的窗帘,将它撕扯下来,想让其熄灭,但不小心的是窗帘落到了床上。

    然后......床就被点燃了。

    小黑龙不敢让主人发现,着急灭火之下看见茶几上放着的半瓶威士忌,觉得这瓶水应该能灭火吧,然后飞了过去,叼着酒瓶子又飞回卧室直接把威士忌浇到火焰上。

    然后......‘轰’!

    小黑龙见浇水都不好使,怕主人发现立刻将房门关上,最后想出了用嘴将火焰吹灭的办法。

    然后......家具、地板都着了。

    若不是黄少宏闻到烟雾及时醒来,任小黑龙这么灭火下去,估计这栋大楼都留不住。

    看着一脸委屈,在自己身边卖萌的小黑龙,黄少宏心说小孩子就是不靠谱,听着楼下火警的警笛声,他好笑的朝小黑龙凶道:“回头再收拾你!”

    将小黑龙收回宠物空间,想着下楼和火警解释,还没出门就听见外面的砸门声。

    打开门之后,果然火警和物业都找上门来,好话说尽才算过关将人打发走,又给看热闹的邻居们道了歉,关门之后这才长出一口气。

    看着房间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有被烟雾熏黑的痕迹,黄少宏一阵头大,正打算出去找个宾馆先住着,冯婉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接通之后这娘们在电话里一声欢呼:“我离婚啦!”

    黄少宏顿时有一种自己是大反派奸夫的赶脚,心虚的道:“小声点,这是什么好事儿吗?”

    冯婉娴一腔喜悦被泼了一脸冷水顿时如同小野猫一样炸了:“王八蛋,你是不是又不想负责任了?”

    黄少宏也火了:“臭娘们你是不是想要我把你抓过来啪啪啪了!”

    冯婉娴声音当时就软了,声音媚的都能滴出水来:“你来我我等着你......”

    “......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是说打PP!”

    “姓黄的你狠......敢消遣老娘,别让老娘见到你!”

    黄少宏家都烧了,哪有心情和她吵架直接挂断了电话。

    冯婉娴那边见黄少宏挂断电话,气的直接就把手机砸了,回过头就后悔了,心中想着若是这冤家不联系他该怎么办啊。

    拿起另外一部手机又打了过去,黄少宏也懒得和她置气,问道:“你知不知道哪里有高级公寓住,要高档豪华的!”

    “怎么你朋友要租吗?”冯婉娴知道黄少宏的房子不错,所以一时间没有想到他头上。

    黄少宏苦笑道:“什么朋友啊,我房子刚才着火了,估计装修也得等些日子,是我想找地方先住着!”

    冯婉娴在那边立刻就兴奋了:“来我家啊,我现在离婚了,你来完全没什么问题?”

    “这......好吗?”黄少宏有些迟疑。

    冯婉娴登时就炸了:“有什么不好的,姓黄的,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了?”

    黄少宏这个头大啊,直接道:“说地址,我现在就过去!”

    下了楼开上自己的R8,然后朝着冯婉娴说的地址开去,到了才发现这娘们住的是个豪华别墅区,这里随便一栋房子也得上亿,相比之下自己那房子虽然两千多万,但和人家这根本没得比。

    刚要给冯婉娴打过去让她出来接自己,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胖子赵小北打过来的,这货听说黄少宏家里着火了,从邻居那里打听到人没事,特意打过来幸灾乐祸的。

    骂了这死胖子两句,刚把电话挂上,又有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打了过来。

    黄少宏没多想就接了起来,结果那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弱弱的声音问道:“是少宏吗?”

    “亮子......是你小子,这多长时间不见面了,你和东兴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黄少宏的听力瞬间就确定,这是自己那两个铁磁之一的汪亮同学。

    那边汪亮一听是黄少宏,当即解释道:“我们打了,不过你手机是空号,这个还是在你二叔那里要到的电话,我现在在魔都,你能来接我一下吗?东兴出事了!”

    黄少宏一开始还有些汗然,自己忘了换手机这茬了,结果听见后面的话心中就是一凛,他知道有事在电话里也弄不清楚,问清汪亮地址,然后调转车头就朝对方说的地方开去。

    汪亮此时背着一个双肩包,神情有些憔悴的站在街边,黄少宏将车停下,然后招手道:“亮子,上车!”

    汪亮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这两奥迪R8,又看了看黄少宏,揉了揉眼睛道:“我这不是做梦吧?”

    “大白天的做个屁梦,赶紧上来!”

    汪亮连忙应了一声开门上车:“少宏,你这是发达了啊!”

    黄少宏发动汽车之后才问道:“先说东兴的事儿,他怎么了?”

    汪亮叹了口气:“记得你离开东北那天咱们给你送行喝酒吗?”

    “就是你们祝我南下时车毁人亡那次?”黄少宏呵呵笑了起来。

    汪亮接着说了下去:“那天咱们结账之后,东兴出门不是撞了个人吗?那人当时要打东兴,还是你把那人打倒了,咱们就都跑回家了!”

    黄少宏一怔:“怎么,那事儿没完?”

    汪亮捶了一下大腿:“本来是完了,要说倒霉呢,东兴不知怎么非要去什么健身馆学综合格斗,结果人家那人是健身馆的大老板,把东兴认出来了,直接就把人扣了!”

    “扣人?”黄少宏冷笑道:“真当自己是黑涩会呢,现在不正打黑除恶呢么?东兴没报警?”

    汪亮苦笑道:“人家先报的警,说当时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腿也叫咱们打折了?连医疗证明和病例都开出来了,偏偏那酒店还没有监控,现在都解释不清楚!”

    “那老板说,要你去他健身馆前下跪道歉,然后再拿一百万这事儿就算完,否则就告东兴坐牢,还要通缉你,警方说那人的伤算重伤害,要判刑的话你和东兴三年起步十年打底,叛个七八年也属正常!”

    “艹,这是碰瓷啊!”

    黄少宏沉吟了一下对汪亮道:“你有那人电话吧,给那人打电话说我回东北,钱我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