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19.好长的头衔  幻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到这个份上,鬼壹实在也有些无力反驳了,只好岔开这个原本很危险的话题,转口说道:“那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多说,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吧?我有些担心山田家的人直接请出那位剑圣...”

    “剑圣?!”肖柏愣了一下,连忙又追问道:“会用枪不?”

    剑圣为什么会用枪啊!我在和你说着很重要的事你能不能稍微严肃一点啊!鬼壹简直无语了,可还是只能答道:“枪自然是不用的,只是到了这种领域的强者,也是会飞的,有可能追上我们,不过这么晚了,他们应该不会出动了。”

    如果肖柏他们直接飞去荒岛的话,山田家的人只用船是肯定追不上了,但是派出剑圣级别的强者就不一定了,这也是眼下一个十分不安定的变数,而最开始他主张坐船过来,也是为了不引起这种强者的注意,免得来个空中坠落。

    可这肖柏还是不当一回事...那可是剑圣啊!东海强者的顶点,相当于你们华国的上三境强者啊!你可不可以稍微害怕一下表示尊敬啊!鬼壹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了。

    “剑圣虽然听起来挺厉害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不太可怕的样子?反倒是斗尊这种名头,一听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恐怖如斯!”肖柏还在旁边接着说道。

    而白苒也跟着接腔道:“可不是?我听说东海这边原本是出过十位剑圣的,每一个都号称纵横东海无敌手,只有剑圣之间的相互切磋才能让他们找到战斗的感觉...”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提议,前往华国,会会我们的高手...于是这十位剑圣便决定从北向南,逐一挑战华国的知名高手...”白苒说道这里,笑了笑,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肖柏则被她成功钓起了胃口,连驱使云飞帖的准备都暂停了下来,追问道:“然后呢?然后呢?接着说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白苒笑着说道,“他们决定从北向南挑战,第一站自然是去了上州...”

    “然后遇上了那尊极凰,只出了一招,十位剑圣便只回去了四个...从此以后,便再没人敢有这番荒唐的想法了...”鬼壹为了尽快上路,帮着补充了后面的情节。

    “哇?!那极凰这么厉害?一招就能击败六位上三境强者?”肖柏像是被吓了一跳似的说道。

    “确切的说,是她觉得要给东海这边的武学留点底子,所以只击败了六个。”白苒在旁边小声纠正了一句。

    “听得我都心生向往了,真的好想一睹这位八圣之首的风采。”肖柏忍不住开口叹了一句,“只可惜像她那样高高在上的人物,肯定不会见我这种小虾米啦...”

    她若是不想见你,我又怎么可能找到你,还给你做饭?白苒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不再提这事了。

    经过这么一番小插曲后,云飞帖也准备完毕,肖柏当即抱起黑皮跳了上去,其他人也一一跟上,朝着那荒岛飞去。

    虽说距离并不远,只是这黑灯瞎火的,又没个定位的手段,想在茫茫大海中寻找一座孤岛,即使有着鬼壹指路,也折腾了一整晚,直到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众人总算是抵达了目的地。

    等到云飞帖刚刚降落,鬼壹便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时隔数十年,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带来了真正的希望,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老泪纵横。

    他原本考虑过抵达之后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甚至还为此权衡了好久,可等到真正要开口的时候,却只说得出一句最简单的话语:

    “大家!次郎回来了!”

    反观小美公则没有他这般的激动,只是很平静的依偎在肖柏身边,身子微微颤抖着,脸上露出一抹解脱般的微笑。

    肖柏本来也想说点什么,可当他看见从那简陋茅草屋里走出来的一个个人时,却突然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些人,与其说是人,反倒是更像行尸走肉,骨瘦如柴,表情麻木,目光呆滞,从他们身上看不见半点人的精气神,甚至感觉不到半点活着的样子...

    这个草屋组成的小村庄里,找不到一个胖子,甚至连一个健康的人都看不见...

    这得是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才能让人变成这副模样?小美公之前说他的族人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地狱之中,肖柏本以为是她夸张了,可如今亲眼看见之后,他才明白这对父女究竟背负着何等沉重的使命。

    一旁的白苒也觉得心头无比沉重,默默的躲去了肖柏背后,不忍直视这般惨状;而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黑皮则不停的低声抽泣着...

    “我稍微离开一会,去和仙尊商议一番,你们尽快做好离开的准备吧,赶在那什么剑圣过来之前。”肖柏说道,这便独自去到了僻静处,打开了回门派的入口。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剑一解释,自己答应他的明明是找来一票壮丁,结果却是一群难民...

    与此同时,远在山田家的主岛上,现任的山田家主正面色铁青的看着手头的报告,他外表是个中年发福的胖子,挺着大大的肚子,跪坐在地板上,小得像是绿豆一般,在那报告上不停扫视着。

    等他看完之后,思考了一番,才对着跪在面前的手下问道:“你确定是橘家的人?确定他们是要救出那群罪人?”

    “那船上的水手说的,有人称那雇主为‘橘大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橘次郎那逃脱了制裁的漏网之鱼。”那名手下答道。

    “那条船呢?放他们走了?”家主又继续追问道。

    “是的,他们是金鹏帮的船,也出示了信物,我们的人不敢强留,只得放他们离开,只是他们已经提供了知道的所有信息,包括那几名歹徒的样貌和相互称呼。”

    “其中有三位样貌不凡的女人,其中一个似乎是北漠蛮人,而当时出手的则是一个姓肖的年轻人,手段阴险狠辣,判断不出来历,但几息之间便将我们的人全杀掉了...”那手下跟着汇报道。

    原来自从肖柏他们离开,那商船调头离开之后,很快就被看见狼烟的山田家战船拦截,而这些人果然很没江湖义气,说出了肖柏等人的情况后就扬长而去,完全不想参与其中。

    “哼~我听说那橘次郎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当年回群岛暗中活动的时候,还向几个好色的老头推销过自己女儿...如今来看,应该是用他手头唯一的牌骗来了一位华国的年轻强者吧?呵呵,真是个不择手段的好父亲啊!”那家主阴笑着讥讽道。

    “我们已经派出战船前往那座牢笼了,不过听说那些人带着能飞的法器,恐怕会赶不及,需要去请一郎大人吗?”那手下又继续问道。

    家主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番为难的神色,斟酌了半晌,突然开口问了一句:“我记得,今天是神殿祭司献上祭品的日子?”

    那手下愣了一下,马上答道:“是的,祭司大人们昨晚便已经出发。”

    家主随即又陷入了一番沉思,粗短的手指在面前的矮案上轻轻敲击着,最后才开口说道:“那就不用去请一郎先生了,他如今正在佛寺静修,不要随意打扰他。”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能够带着一千多人飞行的法器,即使是华国佬也做不出这等神物,他们终究还是要走海路...让我们的战船不要靠近了,从南北两路拦截他们的航路,不要让他们从海上离开。”

    手下听着家主这番有些奇怪的命令,忍不住问道:“可这些人来势汹汹,明显是有备而来,里面又有那年轻强者,甚至可能不止一位,那么祭司大人们的安危...”

    “哼~”家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那群神棍从来就不喜欢我,也不相信我对风神大人的虔诚,他们只喜欢松岛家那群装腔作势的骗子,那就看看松岛家供奉的那位剑圣赶不赶得及救他们吧?”

    “或者说,当风神大人知道有人打算对祂的祭品下手后,会不会再展现一次神怒?我对此可是非常期待,距离祂上次展现神迹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很多人都快忘记了祂的存在,也是时候唤醒一下风神大人了。”

    家主说着,脸上随之浮现出了一番无比阴险的笑容。

    而肖柏此时并不知道有个阴险的胖子正在帮他拉仇恨,他回去门派后,在正殿外面的广场上找到了剑一,这里已经被清扫得干干净净,而稍远一些的地方,还能看见探秘会高级执事安德鲁忙碌着的身影。

    至于剑一,则用手当尖刀修建着一旁的植被,注意到肖柏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见礼,就听见旁边传来噗通一声闷响。

    安德鲁整个人都已经跪在了地上,像是卑微的贱民一般,脑门死死的贴着地板,嘴里朗声说道:“啊!尊贵的秘境之主,伟大神秘的继承者,至高无上的东方神明,您最卑微的仆人安德鲁恭迎您的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