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6章 差距这么大  妖女,哪里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真龙之血不是已经被污染了么?”陈拓止住脚下强烈的震感,凝目仔细望了一眼。

    真龙之血只有拳头大小,悬浮在黑云压顶的半空中却光芒万丈,迸发出耀眼欲盲的神圣光辉。

    “北冥玄蛇已臻造化之境,它若愿意,自然可以将真龙之血从血脉中剥离,当然,也只能是它愿意。”虞洛语气满是遗憾,那滴真龙之血本是她用来全面催发陈拓体内真龙血脉的宝贝,如果有真龙之血,她何至于去捣鼓什么锻体武技,灵液药浴……

    实则,道门这总共九位硬骨头大佬此时也正茫然,大妖破境入世,仙绝大阵本该发威才是,结果黑云滚滚的声势搞得挺浩大,却连一撮雷光都没见着。

    “问题应该在那枚金珠之上,北冥玄蛇是妖物,断然不会有如此神圣的气息。”宽袍大袖,手持一卷古书,一身儒生打扮的南麓书院夫子荀平说道。

    “待我一试便知!”

    当世头号武夫浩然盟盟主宁轻侯纵身一跃,仿佛逆射的流星撞向凛凛不可一世的北冥玄蛇。

    “孽障,接宁某一拳!”

    宁轻侯气海如浪翻涌,气机流转,浑身肌肉隆起,金色劫力骤然聚于拳锋。

    “破!”

    宁轻侯爆喝一声,一拳轰出,气势磅礴的拳劲形如狂风,以摧枯拉朽之势破开了北冥玄蛇浮沉于周身的护体寒气。

    眼瞅着那霸道的拳劲就要撞上北冥玄蛇蛇身上泛着幽幽寒光的蛇鳞,北冥玄蛇却凌空抖了抖身子。

    是的,它只是轻描淡写地抖了抖身子,身体表面覆盖的鳞片之上便诡异的凝出一层黑色玄冰。

    噗!

    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响,金色的拳劲冲势立至,连一丝涟漪都未能轰出,便被玄冰冻结。

    宁轻侯能以武修之身高居修真界五巨头之位,武道修为说不上多么惊世骇俗,但身为当世武道第一人也绝非浪得虚名,一身浩然气大开大阖,霸道无匹,论战力比道门的金丹真人还要强上几分。

    可惜,全力施为之下,宁轻侯号称沛然莫御的浩然气,居然不能对北冥玄蛇的本体造成分毫伤害,吕正一等人的心头不禁蒙上了一层阴影。

    到底是低估了这头旷世大妖的实力,看来今日若不能镇杀北冥玄蛇,那也只有慷慨赴死,以谢天下了。

    便在这时,一道翠绿剑气冲天而起,浩浩气浪犹如层层叠叠的惊涛骇浪,一浪高过一浪,汹涌着冲向北冥玄蛇。

    在裴修的碧落剑气爆发的同时,吕正一手捻剑诀,周身土黄色的气机周流不息,猎猎鼓荡。

    旋即,吕正一并拢的双指朝下一指,低喝一声:“起!”

    十丈之内,刚刚因为山崩而塌落下来的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忽然迸发出一蓬土黄色光晕,紧接着拔地而起,沉浮在吕正一身周旋转不定。

    “去!”

    吕正一又是一声低喝,那一块块磨盘大小,足有数吨重的岩石,仿佛脱膛重炮一般,追随着碧落剑气一往无前的磅礴气浪,呼啸着冲上天穹。

    与此同时,荀平微微阖目,手中古书缓缓展开,他屈指向上一弹,一张金色书页电射升空。

    “诛!”

    那金色书页一滞,继而疯狂旋转起来,遮蔽天穹的黑云被书页飞旋搅动的气流漩涡大团大团的撕扯下来,一柄长近十丈,古意盎然的无柄巨剑自九天之上轰然而下……

    南宫墨这边手擎一张赤红长弓,弓步沉腰,开弓如满月。

    那弓弦之上并无箭矢,但南宫墨擎臂一张,他周围空间立刻出现了无数星星点点的火焰绚光,就连那些火势将灭,先前虞洛一剑斩出的火海,也分化成丝丝缕缕的火元素疯狂的涌向赤红长弓,转瞬之间,一道火焰能量箭在南宫墨持弦的指间成型……

    “朱雀爆炎弓?!”刚在鹿灵犀身边落定的鹿北侯大吃一惊,“原来这件失落千年的仙兵落在了天元宗……”

    话音未止,空间破裂的音爆声迭起,聚成一声尖啸恍如平地起惊雷,火焰能量箭拖曳着凤羽一般的焰尾,离弦而出,瞬至半空,陡然幻化为一只神光湛湛的朱雀神鸟扑向北冥玄蛇狰狞可怖的蛇头。

    ……

    一时之间,剑气纵横,巨石怒轰,天降神剑,朱雀啸鸣……

    道门五大绝顶高手的合力一击,纷纷在北冥玄蛇空前庞大的蛇身上爆开。

    蛇鳞上覆盖的玄冰先遭碧落剑气震荡,继而被几十块巨石逆射狂击,瞬间龟裂出无数细密的冰纹,荀平御使的无柄巨剑趁势而下。

    咔嚓一声!

    护体玄冰终于承受不住巨剑的锋锐剑意,纷纷从蛇身上剥离坠落。

    而那无柄巨剑剑势不止,一鼓作气刺穿蛇鳞,刺进蛇身,一蓬黑如浓墨的蛇血化作血箭飙射出来。

    此刻,那火焰幻化的朱雀神鸟也扑至北冥玄蛇头顶,一声凤鸣,双翅一张,片片火羽化作一道道流火簌簌而落,黏附灼烧在蛇头之上。

    北冥玄蛇痛极怒吼,甩尾咆哮,六颗狰狞的蛇头疯狂卷舞,喷吐着一道道玄冰寒气飙射向朱雀。

    朱雀只是能量体,并不能持久,而南宫墨修为也只是金丹真人,难以发挥出朱雀爆炎弓的极致威力,结果北冥玄蛇的本命寒气一出,朱雀只支撑了两秒钟,便被北冥玄蛇甩尾击散。

    紧跟着,北冥玄蛇六头齐吼,六对蛇眼骤然蒙上一层玄光,一道道强大的气机威压爆射下来,分而击之,道门五大佬如遭雷击,齐齐呕血跌飞。

    现在一目了然了,纵然道门这五位绝顶高手不顾天罚雷劫,使出浑身解数,也仅仅只能对北冥玄蛇造成一点轻伤而已。

    实力差距堪比天堑,并不是仅靠一腔无畏生死的血勇就能填平的。

    眼看着要遭,虞洛反手一巴掌抽在姚不器脑袋上:“不是说要合作么?你们阎罗殿人呢?能不能有点团队精神?是不是非要等道门的人都死光死绝了,你那个怂爹才肯出场?”

    “要不还是我来吧,观察过了,这头伪龙没弱点,只能硬刚!”德鲁不知道从哪掏出一顶破烂的黑斗笠扣到脑袋上,又在身前一抽,一根硕大无比的棒子被他从随身空间中抽了出来。

    陈拓鄙视道:“大哥,都这时候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凹造型了,麻溜儿上啊!”

    正在这时,一道流光从仙都镇飞掠而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