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九十九章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魔王的名字  逆行万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快快!”

    直升飞机上,一脸焦急的上官小仙大声的命令道。

    如果说白飞飞是一个柔弱可人、圣洁善良(外表)的白鸽圣母的话,那么她就是炽热耀眼、翱翔九天的凤凰。

    她和白飞飞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的母亲是神圣联盟的人,所以她有着一头如同金蔷薇一耀眼的金发,深蓝色的眸子宛如美丽的海洋,肌肤因为经常在阳光下活动所以从洁白变成了淡淡的蜜糖色,每一分,每一寸都仿佛在发射着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热力。

    四个小时前,她接到了指挥部传来的,叛军要求谈判的消息之后,气的差点命令发射导弹将那些猪脑子全部炸死。

    这些猪真的不明白吗?一场大规模的恐怖袭击,背后一定隐藏着许许多多的东西,无论是资金还是政治诉求,包括为什么要行动,都要仔细的辨析,对方提出的要求,很可能包含着毒药!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搞袭击,为什么提出一些看起来合情合理却难以兑现的要求,而且还要她的那个傻瓜叔叔,去当代表谈判?

    这是一个陷阱!

    老天保佑,叔叔一定平安归来!

    不然……她的眸子里充满了杀气!

    ……

    “周欢呀周欢。”

    房间中,并不是只有白胡子老头一个人,还有其他的四个人,这是一个巧妙的陷阱,正常人都会以为白胡子老头的握手不算什么,真正的杀招是这四个人,然后打了周欢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这四个人也是真正的武道高手。

    没有人会轻视周欢的战斗力,地下车库里的视频传播的到处都是,好在一切进行的很完美。

    “周先生,你是聪明人,是不是很愤怒和难受?不要觉得这十个亿多,是你的买命钱,你给我们十个亿的话,也许我们会放你一马,给我们一百亿的话,什么都好说。”

    “帝国有人要我死?”

    “对,在古代,地方上的豪强,强大到一定地步就有进无退,一个将领有了威胁皇权的力量,那么他的结局很悲惨,而到了现在,也是一样。”

    说话的是手臂上纹满了花纹,脸颊上有一朵玫瑰花的女子,她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毒蛇,闪烁着刀锋一样危险的美感。

    “你挡了别人的路,所以我们这次行动,有人付了大钱让我们杀了你。是不是感觉很郁闷,很愤怒?”

    她的手中有一把锋利的匕首转动着。

    “你捐献了那么多钱做善事,你与世无争从来不伤害他人,你是一个圣人应该得到最大的回报,然后你却要死在了这里!”

    匕首挥出,正好贴着周欢的脸颊刺在了椅子上。

    “你是善良的代表,你学富五车,你得过国家科技金奖,你有一身高强的武功,你甚至觉得自己是上天选中的种子,可是现在,你已经身处绝境,只要轻轻地挥动匕首,你就会死!”

    女人身后的男人把笔记本电脑转过来,让周欢看上面的画面。

    “这一个月来,帝国政府出台了大量的利好,民间也有许许多多的人觉得抄底到了时候,市场上有不少人赚了钱,然后,就有人雇用我们,来盖山国做上一票。

    这一票,他们的要求是人质全灭,将城市打成废墟,然后,他们能够在金融市场上大赚一笔。

    周先生,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她的眸子中,充满了鄙夷:“是你们帝国的人,要毁灭这个国家,要杀掉你们的子民,要我们做这些事情,那么请你告诉我,是不是会发生如同电影电视上那样,有一个勇者冲进来,结束这一切,然后正义得到了伸张,背后的那些财阀纷纷垮台?”

    她这样的说着,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

    如果是热血的年青人会反驳,但是周欢只是苦笑着摇头。

    资本会无限的扩张,就算是这次阴谋被揭穿了又有什么用处?别的财阀、别的组织也会这样的去做。

    “那么,华山派的宗旨呢?”

    周欢这样的问道。

    “华山派?”

    几个人听了,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那名女子甚至笑出了眼泪。

    “怎么,你听说过华山派?”

    “当年有几个华山派的朋友,人都很不错。”

    “那是帝国的华山派,不是我们!华山派早就亡了!”

    女子突然暴怒了起来,她指着那把匕首说道。

    “有人付了我们大钱,要我们杀了你,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的死去。

    你的才华、你的武功,还有你的抱负,你可以加入我们,做出一番事业,那边有十名人质,你去杀了他们,你就是我们的一份子!”

    她残忍的笑着,说道。

    这时候,墙上的钟表指针指向了十二点,从周欢走入房间过去了二十分钟。

    一切搞定,系统明兰侵入了恐怖分子的网络——明兰不做非法的事情,但是入侵恐怖分子网络,营救无辜市民的事情,她可以做。

    “我认识你。”

    周欢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再次确认了一下周围有没有窃听的电子装备。

    “你的本名,叫做白菲云,今年四十五岁,你父亲是白玉义,当年华山派刑堂的堂主,你的小名叫做豆豆。”

    周欢的声音很轻,但是女子的身躯却是一震。

    “白一德,宣德集团董事长的孩子,当年你逃出帝国的时候,才十岁。”

    周欢没有回头看那名年青人,但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

    “你是谁?”

    这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对劲了,大家的身份隐藏的很好,相互间称呼的时候,也只称呼化名,但为什么周欢能够这样清晰的说出大家的名字还有来历?

    他是那里蹦出来的老怪物?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周欢的手一抖,束缚着手腕上的镣铐,变成了粉末。

    所有人眼中充满了震撼,这可是连宗师高手都无法挣脱的锁链,却被周欢这样的震碎?

    有人想要攻击,但却被一股无形的气息逼住。

    “不要急着动手,我们先聊聊,动手了,就会死,明白不,还有,不要开麦克风,不要给外面通话,会死人的。”

    周欢的手指一弹,三丈外白菲云的两只耳环,变成了碎片。

    虽然她已经全神戒备,虽然外放的罡气能够抵挡子弹,但她的耳环,还是变成了碎片。

    “还有,白万瑞,你改名叫白思凡了,腿上的伤好了没有?”

    周欢偏过头,看着那名白胡子老头。

    “四十一年前的四月初三,你伸出双臂,护着背后的一群小孩子,还是我帮你止血,救回了你的那条腿,你不记得我了吗?”

    那一天,华山派灭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