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一十三章 山间村庄  生死轮神通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金米儿连忙摸了摸吴明的心口,问:“哪里疼?是我撞到你了么?”

    吴明呆呆地望着她,见她对自己关切的表情,心一荡,说:“刚才心疼,现在心不疼了......只是心在砰砰跳......”

    金米儿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脸上一红, 呸的一声,心却十分喜欢,低声说:“又来胡说八道了!你根本就没事儿......”

    吴明一时动情,忍不住凑上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口。

    金米儿又惊又羞,突然反过手来,拍的一声,在吴明脸上打了个巴掌,跟着往后退了一步,“你要干嘛?”

    吴明吻完之后,被金米儿扇了一个耳光,心便即后悔,忐忑地低下头,尴尬得无以言表。

    金米儿见他神情有些痛苦,倒大出意料之外,只是脸皮薄,难以开口说几句道歉的话,柔声问:“你……你哪里不舒服?心口还疼吗?”

    吴明说:“心口倒不疼了,另一处却疼得厉害。”

    金米儿问:“哪里疼?”语气依旧充满了关怀。

    吴明抚着刚才被她打过的脸颊,说:“这里。”

    金米儿看见他的脸上微微印着一张红手印,内心暗暗歉仄,说:“你想让要我道歉,我就向你道歉好了。”

    吴明噘着嘴说:“不用,都是我自找的。”

    金米儿虽然仍旧嘴硬,但脸上已是一片歉疚神色,“你生气了?”

    吴明摇摇头,“没生气。”

    金米儿说:“你规规矩矩的,我又怎么会打你......”

    吴明叹了口气,说:“我生来就是个不正经的人,命中注定,我也没办法。谁叫我......”说到这里,他脸憋得通红,“我喜欢你......”

    金米儿怔了一下,低头说:“别贫气了,天要黑了,咱先到走出去这片山路。”

    吴明有些失望,看了看天,说:“姐,我醒了以后就稀里糊涂的到了这里?我昏过去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还去不去那个什么无*天了?”心里却想着,那两个人现在可千万别出现,破坏了他和金米儿的二人世界。

    金米儿愣了愣,说:“咱们先到前面的村子借宿一晚,我再慢慢和你说。”她皱了皱眉,一脸惶惑地说:“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我得好好想想,明天我送你回孤儿院吧。”

    他们向前走了二里多,只见峭壁上有一道大瀑布冲击而下,料想是雪融而成,阳光照射下尤如一条大玉龙,极是壮丽。瀑布泄在一座清澈碧绿的深潭之中,吴明有些口渴,觉得这湖水很干净,便想上前去喝水。他走近潭边一低头,竟见到湖面上漂浮着一朵洁白的雪莲花。

    蓦然间,在阳光的折射下,这朵白莲花变得金光闪闪。慢慢地,莲花徐徐绽放开来,隐隐约约之间,只见莲花里坐着一个人影。

    吴明眨了眨眼,仔细一看,只见这人影头戴毗卢帽,身穿僧袍,有头发,有胡子,左手持宝瓶,右手持金刚杵。

    忽然间,这人对吴明说:“宿住智通,能知过去生死种种;死生智通,能知现在未来生死。”

    吴明大惊,张口大叫,却叫不出半点声音,正要转头告诉金米儿,只听得一阵声音萦绕在耳边:“光明尊者,前方有一片果园,那里的人种植的果子,这果子有利生果的功效,清心明目,祛除魔障,果园后面有一座寺庙,有一位禅师,他会教授你禅修的方法,只要心不散乱,就能重新修得宿世通......难胜尊者被欺骗了,走错了地方,焰慧尊者被困住了,欢喜尊者也很危险,一切都靠你了......”

    吴明登时大叫:“你是谁?你在说什么呢?”

    金米儿听见吴明大叫,连忙走上前问:“你看见什么了?”说着,顺着吴明盯着的方向望了过去。然而,她眼前只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什么都没有。

    吴明愕然大叫:“你看见了吗?”

    金米儿茫然地摇摇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吴明又凝神望向湖面,然而这一眨眼间,竟什么都没有了。他不禁心慌意乱,也不知刚才是真是幻,愣愣地望着金米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金米儿看着他这奇怪的表情,却并未觉得惊诧,她以为吴明由于刚刚苏醒,眼睛出现了幻觉,再加上此处是高原,出现高原反应也属正常。

    便在这时,只听得一阵“嘟嘟”的汽车鸣笛声,他们抬头一望,只见从大老远处开过来一辆五颜六色的尼泊尔公共汽车。

    金米儿脸上一喜,说:“不用走山路了!”说着,她连忙冲上前去拦车。

    尼泊尔的司机见到风尘仆仆的二人,以为是迷路的徒步者,便让他们上了车。

    一阵尘土飞扬,汽车环绕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没过一会儿,便已驶入了前方的村庄。一走进村子,只见左右两边皆是郁郁葱葱的苹果园。

    很快车子拐进村子的主路,只见两侧石砌的房子都刷成白色,是尼泊尔为数不多保持着古老建筑风格的村子,大多是二层的小楼。狭窄的街道也都是石板铺地,走在白墙红漆门窗的古巷中,能看见屋顶上都是五色经幡飘扬,仿佛时光倒转,恍惚间回到几百年前。

    当地的村民们三三两两的坐在街头巷尾,享受着上午温暖的阳光。男人们坐在一起聊天,而女人们边干活边唠家常。

    他们走下车,看到路边果园正有人在打包苹果。

    金米儿问:“饿不饿?”

    吴明抿着嘴点了点头,“看着很好吃啊。”

    金米儿说:“我去买了几个苹果。”

    当地的村民见到金米儿过来,表现得极其朴素,并没有找她要钱,便直接递给了她几个苹果。

    金米儿很是不好意思,便拿出钱来,与当地的村民推搡起来。

    吴明却不管那三七二十一,他此时又渴又饿,接过苹果来,简单擦了一擦,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不吃不知道,一入口,只觉这苹果水分足又甜,比他吃过的所有水果都香甜,更微有醺醺然的酒气,正感心神俱畅,再嚼了几下,却有一股苦涩的味道,要待吐出,似觉不舍,要吞入肚内,又有点难以下咽。

    吴明咧着嘴说:“这是什么果子?味道这么怪?”

    金米儿诧异地看着他,“苹果啊,味道不对吗?”

    吴明突然脑中闪过一件事,不禁心头一颤,抬头一看,只见几十米处,赫然矗立着一个塔门,这门内的两侧都有转经筒。塔门内可见一个漆成白色的高大的三角形佛龛,离地面有几十米高,看着就是一座具有尼泊尔风格的寺庙。

    吴明愕然失声:“果子!寺庙!真让他说中了!我刚才看见的不是幻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